在我的人生中,曾2度受惠於秋田的溫泉。

  第1次是高中參加夏季合宿的時候,全身長滿紅色的濕疹,癢得受不了。而原因到底是來自於汗疹、壓力、亦或是不適應寢具,即使看過皮膚科後仍無法釐清。

  像是過度流汗、或是合宿太辛苦等等,自己也實在想不到什麼可疑的因素。於是就在原因不明的情況下,我帶著斑點般的紅腫和發癢症狀結束合宿,回家後按照預定計畫前往秋田掃墓。
  症狀看起來似乎沒有傳染性,雖然有拿藥,但只有在塗抹、以及吃藥後,發癢才會獲得暫時性的舒緩。事發後4、5天,不安與日俱增。祖母終於看不下去,建議我嘗試溫泉治療。
  祖母及母親帶我造訪1處位於湯澤市的某個溫泉設施。用岩石砌出的浴池可以眺望到令人屏息的美景,是洋溢著野外氣息的好地方。雖然溫泉的水溫偏燙,不過皮膚發癢及鬱悶的心情消失在遼闊的景色及溫泉中,讓我初次體驗到「身心靈逐漸被溫泉舒展」的感覺。而接下來的幾天又連續泡過溫泉後,癢痛的感覺便就此消失殆盡。

  而第2次則是4年前的事情。當時的我還只是個新人,處於在螢光幕上以刺激感十足的形象來「打響知名度」的時期。當時,我接到1個邀約,是以秋田的乳頭溫泉為主題的拍攝企劃。感到光榮的同時,卻也感到抱歉。因為我知道自己的出名方式,有時會讓周遭感到不舒服。

  所幸實際拍攝之際,無論是攝影還是採訪都進行得十分順利。當時我便暗自發誓,一定要成為1個對故鄉有益的人。就算是個「假秋田人」,只要活用藝人的身份持續做好事,應該就不會成為「秋田之恥」,反而能成為「重要的宣傳大使」吧。

  泡在積雪的露天溫泉中,我在寒暖交錯中思考自己的「芯」究竟是什麼。當時恰巧有雪從屋簷上噗通一聲掉進浴池的聲音,我至今仍清楚記得。那道聲音,彷彿是在問候我:「妳好嗎?」

  四季更迭的美景、舒服的泡湯饗宴,以及親切招待我的每1個人。溫泉對我而言是救贖之地,因為皮膚炎痊癒才能成為寫真藝人,而之後拍攝出的成品獲得好成績才有現在的我。感謝溫泉,有朝一日,我一定會好好地報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