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椎名林檎(由環球音樂提供)

  2020年7月24日,東京將受到世界的矚目。在這個超過200個國家‧地區的選手齊聚一堂,睽違半世紀的奧運開幕典禮上,日本的首都會對世界發出什麼樣的訊息呢?現年38歲,曾在里約奧運閉幕典禮中,擔任交接儀式導演的椎名林檎述說了她的看法。

     ◇

  「Cool Japan」這個詞,有種隱約被約束著的魔咒,對吧?

  但是據說對歐美人而言,大家對於「Cool Japan」的認知其實不是「動漫、可愛、原宿」,而是烘培茶的口感或味道所代表,那種清爽的日本形象。這是我跟住在紐約的友人小澤健二聊天時,他突然提到的。

  (在里約奧運‧帕運的閉幕典禮中,)負責奧運會旗交接儀式的規劃團隊,在討論過程中也一直受限於忍者、武士、藝伎、花魁遊行之類的構想。問題是外國人來日本也找不到這些東西。這樣就變成是騙人了。本來,像這樣自以為「外國人會喜歡這類事物」,然後「特意去諂媚結果被甩掉」的樣子,就如同桃色糾紛,是最難堪的吧。

  我所感受到的日本之力的內涵,是強大的忍耐力、探究心、體能,以及藏在健康身心內的創意與匠心。例如「不讓人久等」的精神,讓我們引以為傲的電車與巴士準時行駛,就是其中1例。因為我們是江戶風格,直爽俐落。我認為,大家會不禁覺得「外國人會很期待」的「忍法」,當中奧妙或許也就是這些東西吧。所以我希望讓大家看到的,是沒有穿著忍者服的人物出場,但「有如忍法般的日本技術」。

  這些呈現出來的,便是以BPM(每分鐘的節拍數)配合秒速的曲子銜接而成的演出,以及超越時空的瑪利歐。

  本來是希望能請到體操選手白井健三等體能優秀的運動員來扮演(瑪利歐),但是按照規定,參加競技的選手不能擔任典禮的表演者。原本我對表演的設定,是「累積無數鍛鍊,結果連時空都能超越的日本人」。

  我們本來只想要「與全體國民一起討論,然後實行最有趣的構想」,所以其實是想一開始就公開我們的點子,然後告訴大家「這部分大家一起決定吧」,在進行廣泛的意見交流的同時,逐步決定表演內容。但是,里約奧運閉幕典禮的資訊管理非常嚴格。我覺得像這樣的規定應該不適合日本吧。

  有鑑於此,對於(繼1964年以來,這次東京奧運的)正式開幕、閉幕典禮,我常常跟身邊的人說,日本應該讓全世界見識一下我們「第2次(辦奧運)的從容」,就彷彿日本各地「全民皆奧運組織委員會的委員」一樣。

  我也覺得,日本其實不適合「仰賴名人魅力」的做法。讓明星登場雖然夠華麗,但贊成和反對的意見都有,這樣只會演變成明星支持者與不支持者的爭論。這不像我們日本,不像我們東京的風格。應該是集結市井小民智慧的成果,才能展現出日本好的一面。



【人物檔案】
椎名林檎:1978年生於福岡市。1998年出道,推出「歌舞伎町的女王」、「NIPPON」等多首暢銷曲。2004年至2012年也參與樂團「東京事變」,同時也為多部電影、舞台劇提供樂曲。在去年里約奧運‧帕運中,擔任閉幕典禮中會旗交接儀式的導演及音樂監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