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夫木聰正逐漸地覺醒。

  7年前,記者看了他當時演出的電影《惡人》,感覺「妻夫木好努力啊」。他以該片角色橫掃日本電影學院獎(又稱日本電影金像獎)等各獎季,拿下好幾座最佳男主角獎。然而,去年同樣由李相日執導的電影《怒》裡面的他,卻沒有那種「好努力」的感覺。螢幕上出現的是如假包換的男同性戀兼廣告業菁英,看不到「演員‧妻夫木聰」的影子。

  在愛情喜劇片《想成為奧田民生的Boy與讓遇見的男人都瘋狂的Girl》片中,妻夫木飾演30多歲的雜誌編輯「Kouroki」,這裡也完全看不到演員妻夫木聰的身影。這個對因工作認識的天海Akari(水原希子飾)一見鍾情,被對方耍得團團轉的沒用男人,確確實實地活在導演大根仁的作品世界中。

  「能被這樣說,我感到很高興。不過,我並沒感覺自己有改變。」妻夫木如此回答後沉思了一下,繼續表示:「我在《惡人》之後,就改變了看待演技的方式。最近發現,我在那部片之後有一點過度投入角色的傾向。所以想說也是需要保持冷靜的。當然,要投入同時又要保持冷靜是非常困難的。就跟戀愛一樣。」

  話說回來,用「覺醒」這個詞來形容妻夫木變化的人其實不是我,而是曾在《我們家》與《球場上的朝陽》和妻夫木合作過的導演石井裕也。他時隔3年與妻夫木再度合作拍電視劇時,曾表示:「真的很驚訝」、「作為1名演員,他感覺更有魄力了」。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大根仁、李相日與石井裕也等當代的鬼才導演們,都爭相起用妻夫木聰呢? 對此,妻夫木表示:「我知道自己沒什麼巨星特質,所以我提醒自己,不要過度表現自己的特色,而是要隨時保持沒變化的普通狀態,讓各家導演都會想用我演各種角色。現在的我會覺得,(導演們)來吧、請盡情拿我來發揮。」

  現在的妻夫木專注作為電影角色的素材。想必這點就是他覺醒的理由吧。



妻夫木聰:1980年生於福岡縣。近期電影作品有侯孝賢執導的《刺客聶隱娘》,以及山田洋次執導的《家族真命苦2》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