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一想到,自己帶著「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的想法,以妥協的心態傳達出去的理念,不知道會讓多少人受到傷害,我就能感受到自己飾演性少數者,或是傳達理念的責任有多麼重要。

  我想也會有意見認為,「演員自由奔放有什麼不好呢」,但我會仔細感受每個自己應承擔的責任。可能會被說:「太好學生了」、「一點也不有趣」,但我就是這樣的性格。我認為要改變自己沒那麼簡單,也沒有必要改變。

  NHK已播映完畢的電視劇《女子的生活》,也有觀眾反應「不能接受(性少數者)」。但這些人生來如此,不需要他人的「接受」或「不接受」。我在拍攝時,就是抱持著希望能讓更多人有這種心情,拼命地詮釋。對於因為這部電視劇才首次知道性少數者的人來說,我的角色會成為象徵性的存在,不能抱著半調子的心態去演,所以對於如何詮釋,我其實感到非常苦惱。

  我覺得在10多歲時,的確會有其實覺得「我認為這才是正確」,但卻勉強迎合別人、被多數意見影響的情況。但對我而言,我很喜歡的一種人,就是擁有自已所沒有的特色的人。對於能思考到自己無法思考到的部分,或是雖然相同想法但卻比我還先進,以及可以將想法用其他形式表現的人,我認為非常有魅力。

  沒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才有的特色,或自己才有的思維,我希望大家能多多傳達出來。不論男女,有更多擁有各種不同思維的人,那社會絕對就能改變,「想像」或印象也會更加多樣化。

  我自己也想持續傳達更多理念,希望會有人因我而覺得「志尊淳也在表達自己想法,所以我也來試試看吧」。不過,傳達任何理念都會有人受到影響,所以要提醒大家的是,一定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起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