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講談師(類似說書人)的一龍齋貞鏡,以摺扇(講談等技藝的專用扇子)「啪啪、啪啪」地敲打講台(講談師前方的台子),統整節奏後,便開始說起戰國武將們叱吒風雲的軍紀故事(以兩軍交戰等為主要題材的歷史故事)。她直挺著腰桿,將故事的結構描述的唯妙唯肖、場景歷歷在目。現在的她,已成為獨演會的門票銷售一空的表演者。

  現年31歲的一龍齋貞鏡,師承同為講談師的父親、也就是第8代的一龍齋貞山,祖父則為第7代。記者認為她自幼便對講談耳濡目染,但她卻表示:「以前從沒聽過父親的講談,根本毫無興趣。」她從5歲開始學鋼琴,過去其實是1個關心時尚的孩子。

  出現轉折的階段,是當她就讀大學時的20歲那年。因為她接觸到父親講談的《牡丹燈記》。她回憶當時表示:「雖然詞彙很難,但是好美。」此外,女性講談師的和服裝扮,更是奪目地讓她就此傾心。她說:「當時鍥而不捨地追問:『爸爸,要怎麼樣才能成為講談師呢?』」而父親嚴厲地告訴她:「正因為妳是我的女兒,所以絕不能半途而廢。」就這樣,她在2008年1月入門,並以貞鏡之名在同年4月初登高座(舞台)、於2012年晉升2目(講談師中第2階級的名稱)。

  入門以來接受的訓練項目,也是講談當中最大的特點「修羅場(戰爭場景)」。以七五調朗誦的同時,使用困難的漢語(使用漢字發音的字彙)加以點綴,正是高潮迭起之處。她表示:「這節奏,可是會讓有日本DNA的人豎起雞皮疙瘩。」她把嗓子壓得低啞、而且還徹底變得渾厚。

  一龍齋貞鏡表示:「入門以來一直扮演聰明機伶的樣子,一心只想著不要讓父親丟臉。」然而在2016年,因熟人的一句:「維持原本的樣貌比較好」,讓她釋懷。據說如今她已經放過自己,現在愛上惡女登場的《毒婦傳》。

  最後她也表示:「堅持自我,不加以討好的高貴講談是我的目標,我有信心能帶動整個講談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