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在輸入這些文字的時候,是被什麼樣的絕望心情所籠罩?

  上週,青森市遭電車撞擊身亡的國中2年級女學生,從她的智慧型手機裡發現這樣的字句,「壓力太大,已經快活不下去了。」據了解,她在學校遭到霸凌。

  「活著會帶給別人麻煩,可能連替我傷心的人都沒有,我的人生真的就是這麼沒有價值,連死都無法死得漂亮,不過人生中的確有過快樂的時光。13年來真的謝謝大家。」雖然很令人心痛,但還是要引用給大家看。

  8月19日在青森縣也有1位國中1年級男學生,留下控訴自已遭到霸凌的字條後自殺。不該發生的事卻接二連三地發生。18歲以下孩童的自殺案例多發生於長假結束的前後,特別集中於9月1日。我們隨時都該注意身邊有沒有孩子,正背負著看不見的重擔。

  「也許情況很嚴苛,但這不會永遠持續。」讓我們回顧作家石田衣良2006年發表於本報的看法。「就假裝自己死了,撐過這段痛苦的時間。然後,在未來的某一天,一定要笑著走在陽光裡。」

  痛苦的「現在」,不會永遠持續。同時,也不用把自己束縛在「這裡」。圖書館、自由學校等等,不少場所能讓自己遠離現在的人際關係。

  學校什麼的不要去都沒有關係。說起來很簡單,對孩子們而言實行起來或許需要很大的勇氣。讓我們守護他們,傾聽他們的聲音。只要能捕捉到一點點他們沒有傳達出去的話語……。

(原文刊載於2016年8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