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昭和大叔的觀察誌

  工作關係上的因緣,其實我跟日本的昭和大叔們有著相當密切的往來與接觸,不論是自家上司還是客戶們,這群年齡已超過65歲的大前輩們仍在工作崗位上活力十足地奮戰著,於公於私間都給了我許多關照與指導。和這些和自己父親年紀相當的日本大叔們交流,其實還有不少的經驗與觀察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也透過觀察這個撐起日本現在經濟發展的族群,對於日本的社會變遷可以有一定程度的了解。

  首先對昭和大叔先做個定義吧,大致是出生於日本戰後嬰兒潮(約是出生於昭和22-24年,即西元1940年代後期,亦被稱為團塊世代)的世代,在成長過程中可能歷經東京奧運與大阪萬博的洗禮,而與其父執輩們有著不同的家庭觀、以及與對社會體制的認知;步入高中或大學後,在學生時期或許曾感受甚至參加過安保抗爭的學生運動,或是拿著一把吉他彈唱著剛萌芽的流行民歌或是西洋音樂;期間也隨著古巴危機、越戰等重大國際事件而產生了新的國際觀;畢業後在終身雇用制且高就業率的時期步入職場,雖然也經歷了1970年代的石油危機等經濟衝擊,但在高度經濟成長的輝煌時期中步入青壯年,到1990年代泡沫經濟時則已是公司的中堅重要幹部。對於現今日本社會變遷與經濟發展,堪稱是最有體認與感觸,以及最有貢獻的族群,也刻劃了現在日本的面貌。也因為人生最精華的成長與工作時期多是在昭和時代(至1989年),而被現在的日本年輕一輩稱之為昭和大叔。許多日劇中的頑固上司或是老派職人師傅的角色設定,也都是以這個世代為範本,如果以上班族的奮鬥來觀察的話,大家所熟知的漫畫人物:島耕作也正是這個世代的代表。

  雖然在日本年輕一輩的眼中,所謂的昭和大叔,有著較為嚴格、死板的,甚至食古不化的印象,但是就我接觸的大叔們,不少可是具有相當前衛的觀感,相較於一出生即接受昭和大叔及其前輩所制定的社會規則走的日本年輕人或青壯年,在一些大叔的眼中反而是年輕一輩才是墨守成規;就我接觸過曾任政府高層,轉職為民間企業顧問的一位昭和大叔來說,腦袋中可充滿著改造市場流通結構的點子;也有雖年齡已屆70歲仍在產業第一線服務的大叔,看盡近四十多年業界的變遷與起落,對於市場變化的敏感性更是高於年輕人。那麼,如何跟著些大叔們搏感情呢?就我的經驗來說,在工作上接觸到的昭和大叔通常多是身居要職或是主要經營者,雖然表面上相當地不苟言笑,甚至有些看似不近人情的嚴格,但是在他們眼裡,看到年輕一輩華人在職場上拼勁與努力,其實是很容易與他們三四十年前打拼的過往引起共鳴的,只要能夠在態度上展現出禮貌、信用與誠意,相信這些大叔們也很願意與年輕一輩交流與指導;每每跟大叔們深談,都可以從中獲得不少的業界祕辛與經驗談,特別是當產業出現重大的結構轉變時,這些經驗與直覺更是顯得珍貴。

  當然你也會好奇,這群年逾花甲的昭和大叔們難道都不想在家裡頤養天年或是含飴弄孫嘛?其實多數的日本企業都存在一個制度,當年紀超過公司所規定退休年齡後,仍可以透過再雇用的方式在職場上繼續工作。讓工作的交接與傳承更加順遂。如果是中小企業老闆的昭和大叔們的話,目前這幾年也剛好正值交棒經營權給下一代的過渡期,也就更是閒不下來。另外,在日本步入超高齡化社會的同時,充分運用昭和大叔的經驗與活力,對企業、對政府來說,其實也更能夠維持一定程度的發展與安定。曾問過一位已年近65歲的昭和大叔為何不選擇退休?他的理由說是:退休整天在家,反而被家裡的老婆嫌棄或是撈叨,倒不如在公司內討一份薪水與清淨。說是玩笑話,但其實也一定程度地代表這個族群的心聲。

  在東京如何近距離觀察日本大叔呢?在上班族大叔們的聖地:熙來攘往的新橋SL廣場上可以捕獲到這些大叔們的身影;電視台也常在這個廣場取材訪問民眾對於一些新聞事件的感想與反應;之前陪同公司上司在新橋時,也曾被電視台記者攔下來訪問巨人隊監督引退的感想,據說不是典型的大叔還不見得會被記者採訪呢;如果想要尋找生性浪漫,曾為理想或是藝術挑戰過的大叔們,東京西側的中央沿線各站(中野、吉祥寺、高圓寺等)倒是可以尋覓到浪漫派大叔們的芳蹤;其歷史緣由為:在60-70年代經歷過安保抗爭學運的學生們,遭遇到當時日本政府的打壓與學運抗爭的挫敗後,這股力量與人群有一部分就隨著中央沿線往東京西郊發展,開創了日本七十年代的民歌文化;有別於選擇安定路線的上班族群昭和大叔,在這裡經營自己的個人特色小店或是酒吧,或轉向對於文藝的發展,豐富了各式各樣的日本文化與社會面貌。

  已逐漸步入七十歲大關的昭和大叔們,做為日本人口金字塔中數一數二多的年齡層的族群,他們所選擇與所偏好的晚年生活型態,對於日本人未來的生活面貌與習慣上將帶來什麼樣的影響,是一個重要的社會觀察指標,也相當值得同屬東亞文化圈的我們密切觀察;昭和大叔們現在在東京所做的人生選擇,這些其實就是往後十多年台北或是上海所將面臨的考驗,不妨也從現在起,細細觀察一番身邊的日本大叔們,或許就可以看出不少未來值得我們借鏡與參考之處。


作者簡介

喬納斯

台灣出身,自幼即居住在市場商店街上,大學時代主修東亞關係與政經、並曾實習於台北故宮,於日本關東、關西均各有數年的生活與工作經驗。現與日籍妻子定居於東京,雖任職於日本產業的流通交易與經營管理,但熱愛結識當地各行各業的友人,在把酒言歡之際,實地探索東京的不同風貌與當地的飲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