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父親代領原本應拿在兒子手中的畢業證書。即使已過了2年半,傷痛仍難以平復的父親,在學校附近的獻花台旁淚流滿面=攝於3月10日(大岩Yuri)

  「被同班同學糾纏,就算和老師說也不見改善,不想再去上學了。」2014年9月,當時12歲、就讀宮城縣仙台市內國中1年級的兒子,打電話給單身赴任中的49歲父親邊哭邊說著。

  「我會去學校(和老師)說。」父親如此說著。然而,這卻成為父子間最後的對話。隔日,兒子自殺未遂,並在意識未能恢復的情況下於1週後過世。

  在入學後不久,也就是從5月左右開始,兒子便對同班同學的惡言相向與糾纏行為感到相當苦惱,進而開始抗拒上學與參加社團活動。7月時,他曾表示「不想去上學」,並用家具擋住房門,將近1週沒去學校。

  隨後,44歲的母親前往學校關切,學校也為了進行學生指導而召開臨時學年集會。然而,重返校園的兒子卻被同班同學說是「告密者」。在練習合唱時,每當歌曲中出現與兒子名字相同的歌詞時,同學們便會取笑他。

  暑假結束後,母親再度前往學校關切,然而兒子卻感到十分憤怒。「不是說不要說嗎!就算說了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在那之後過了2週左右,兒子便撒手人寰。

  為此,仙台市政府已向由專家組成的專門委員會進行調查諮詢。2015年及2016年的2次報告中,皆認定霸凌一事與自殺有所關聯。但是父親在閱讀報告內容時感到相當震驚。當被問及對於當時事件的認知時,班導卻表示:「不認為是霸凌,至今仍如此認為。」兩夫妻對此感到相當懊悔,並落淚表示:「竟遭逢此般不被理解的境遇。」

  「如果不喜歡學校和社團活動,不去也沒關係。如果孩子抗拒,家長就別讓他去了。十幾歲只是人生的起點,希望能重視生命的可貴。」父親強烈祈求,希望防止類似事件再度發生。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