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宮城縣仙台市內1名就讀國中2年級的14歲男學生,在自家自殺身亡。

  在這之前,他已被社團學弟們霸凌了半年以上,也曾在學校問卷中訴說心情,像是「被說噁心」等,朋友關係欄則寫著「很糟」。班導進一步詢問後,男學生卻表示「沒事」,之後也未獲得應對。

  他偶爾會向50歲的母親訴說煩惱,並表示:「不要和老師說。」據了解,當母親告知班導時,也提出要求表示:「希望(老師)能守護在旁。」

  2015年12月15日晚間,男學生再次和母親傾訴心中的煩惱。被說「去死」「去整形啦」等,覺得很痛苦,所以不想去學校……。母親靜靜地聽著,並對他說:「再等一陣子吧,就要放寒假了。」

  過完年後,男學生如往常般繼續上學。然而,他隨後透過SNS傳送1則訊息給親密友人,上頭寫著「我決定要離開了喔」。

  今年3月底,專門委員會的調查報告顯示,霸凌為自殺的原因之一。身為律師的副委員長石井慎也在記者會上指出,被霸凌的學生情況恐怕會持續惡化,今後也可能抗拒(老師)對霸凌一方進行指導。他接著表示:「就算孩子說『沒事』,也有必要間接聽取周遭學生們無意間的談話等。」

  該名男學生的雙親懊悔表示:「我們原本期待著兒子能夠度過難關進一步成長,但卻沒能守護兒子,至今也不清楚霸凌詳情,當初如果讓霸凌的學生接受指導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