買房子給小三並在自家藏了3億日圓(約合新台幣8271萬元)現金。不知不覺中,從任職銀行侵占的金額竟高達11億日圓(約合新台幣3億元)一一。這名任職37年、曾擔任大型銀行副分行長的55歲男子,金錢觀為何會出現偏差呢?

  2016年12月22日,東京地方法院810號法庭。短髮且身穿黑色西裝的被告在刑務官的陪伴下走進法庭。直至半年前,被告都還在大型銀行擔任副分行長。旁聽席上也可看見銀行相關人士,只見被告神情莊重地低下頭。當審判長就起訴內容進一步詢問後,被告則回答:「沒錯」。

  2011年至2016年期間,被告不當操作分行的線上終端機達96次,並盜領約9億67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億6600萬元),進而依電子計算機使用詐欺罪嫌遭起訴。根據銀行內部調查指出,包含已過追溯時效的1億日圓(約合新台幣2757萬元)左右在內,盜領總金額高達約11億日圓(約合新台幣3億元)。

  從最初陳述等內容,得以窺見整起事件的經過。

  被告生於鹿兒島縣,據說老家的經濟狀況不佳。接著進入被告應訊。

  律師:「老家的經濟狀況如何?」

  被告:「下一頓飯在哪都不知道。」

  律師:「你是個什麼樣的孩子呢?」

  被告:「我知道不能帶給母親困擾,所以不會纏著母親要東西。」

  律師:「高中呢?」

  被告:「靠獎學金和打工度日。我很羨慕能過著一般生活的同學。」

  1980年從當地的高中畢業後,被告便進入都市銀行就職。在那之後,都市銀行隨著銀行的合併轉為大型銀行。被告主要任職於關東地區的分行,並一路升至分行課長、部長和副分行長。至於私生活的部分,他已結婚並有小孩。

  律師:「來到了東京,你怎麼看待旁人的生活呢?」

  被告:「我覺得很羨慕,帶有自卑感和嫉妒。」

  律師:「在分行的生活呢?」

  被告:「會請下屬吃飯。」

  律師:「喝酒聚會呢?」

  被告:「每天。」

  關於炫富的理由,被告表示:「因為虛榮心。」

  律師:「不斷地請客,後來呢?」

  被告:「背負了薪水也還不完的債務。」

  多次的借款使得負債高達1千幾百萬日圓(10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75萬)。2007年8月,當時擔任分行客服課長的被告接獲分行長指派的1項工作。

  「幫我調查一下外幣存款金額不符的帳戶。」

  於是,被告使用了分行的終端機。那是用於管理存款交易等的機器,在此職務下,他被賦予能夠全權操作的權限。甚至可以先將外幣交易匯率設定至「1美元=10日圓(約合新台幣2.8元)」等日圓異常飆漲的狀態後再進行買賣交易。

  於是他靈機一動,只要使用這台終端機,不就能夠在與實際匯率波動無關的情況下獲利嗎。接著他便違反銀行內部規定,先是以1個不存在的建設公司名義開戶,接著便在活期存款和外幣存款的戶頭間,進行不當外幣交易。

  檢察官:「你是抱持著什麼樣的心情填寫虛構的開戶申請書?」

  被告:「我一邊想著這是不該做的事,但一邊又想著不會被發現吧,然後便完成手續。」

  檢察官:「銀行行員的工作便是幫顧客保管金錢。剛剛在律師的詢問中,你回答:『在顧客的應對上盡心盡力獲得好評』,怎麼說呢?」

  被告:「傾聽客人說的話,正確地執行事務流程,並依顧客所需予以應對。」

  檢察官:「那樣的心情和不當的操作,為什麼能夠兩立呢?」

  被告:「因為強烈覺得不當行為不會被發現。」

  檢察官:「無論是否會被銀行發現,你有沒有覺得自己背叛了顧客?」

  被告:「下手時經常會這樣覺得。」

  接著換律師提問。

  律師:「錢都用在什麼地方?」

  被告:「買車和高爾夫球會員證,以及和下屬請客聚會。另外還花在妻子以外的女性身上。共有1億10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000萬元)。」

  據了解,被告為該名女性購入大廈以及電視等電器產品。

  被告:「我做了身為人不該做出的事情,我的金錢觀完全麻痺了。」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