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遭原子彈投下的長崎,背著已死幼童的「站在火葬場的少年」。拍攝這張照片的美國隨軍攝影師、已故的Joe O'Donnell妻子追溯丈夫生涯的內容,已於9日出版成著作。

  雖然身為「投下(原子彈)一方」,但著作中搭配照片,描述O'Donnell持續控訴投下(原子彈)是錯誤的紀錄。

  O'Donnell在遭到原子彈轟炸後的廣島、長崎等地,以個人相機拍攝約300張照片。雖然底片被封印起來,但當他在1989年看見包含反核思想的雕刻像後,因而萌生念頭:「如果能為不讓核武戰爭再發生出一份力」,並舉辦攝影展。

  在當時美國認為原子彈轟炸有其正當性的言論佔上風之際,O'Donnell忍受批評,直到2007年8月9日以85歲之齡逝世前,都在各地舉辦攝影展,提倡反戰。

  關於著名的「站在火葬場的少年」,對於照片中要將幼童送去火葬的少年模樣,O'Donnell在書中這樣描寫。「目不轉睛地凝視著火焰的少年,嘴唇滲出血跡」、「由於少年咬得太緊,少年的下唇血未流出,只滲著紅色的痕跡」。

  O'Donnell的妻子、現居美國的56歲坂井貴美子在接受採訪時,以傳遞廢除核武的訊息時這樣表示:「我認為,只是『不忘記』真的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