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1名3歲女童全裸被澆冷水後丟在浴室裡,之後停止呼吸。女童當時體重不到10公斤,臉上也有燒傷痕跡。現身於法庭上女性與男性分別是女童24歲的母親及其26歲的交往對象。2人因虐待女童,被以監護人遺棄致死罪等起訴。

  埼玉地方法院在今年5月至6月期間,舉行2人的裁判員審判。2人皆從2015年9月左右開始,在埼玉縣狹山市自家中不停虐待女童,不讓出現異常症狀的女童接受醫生看診,並在2016年1月8日晚間用冷水澆女童,將她丟在浴室裡。隔天,女童因敗血症死亡,種種情況讓2人遭到起訴。

  2人的裁判員審判分別進行,首先站上法庭的是男性。從開頭陳述等內容來窺視整起事件經過。

  用抹布塞進嘴裡,並用膠帶固定,這叫做「口」;用領帶將雙手綁在後面,這叫「手」;把附有荷包鎖的鎖套在脖子上,並固定在壁櫥的金屬處則叫作「頸」;用冷水澆身體,叫做「水」。

  2人幫這些虐待的手法分別取綽號。

  法庭上,念出當時2人在「LINE」上的對話,內容如下。

  女性「(女兒)開始哭」。

  男性「回去後就『口』喔」。

  女性「最近真的(講什麼)都沒什麼反應。」

  男性「別理她,那『水』」。

  女性「嘴巴一直張著,所以超臭的」。

  男性「本來就很臭」、「回去後再用一次『水』吧」。

  在法庭上出示的LINE對話紀錄中,其他還有「一直流口水有夠髒,丟到浴室去」、「臉真的超級糟糕,都變形了」等對話和照片等。另外,法庭上也播放女童臉部燒傷的照片。

  在男性的公審上,女童母親以證人身份備詢。

  檢察官:「一開始的虐待手法是什麼?」

  女性:「是『手』,是從(2015年)9月左右開始。因為不管說什麼,(女兒)都不聽。於是,當我生氣時,他就出手(虐待),是整起事件的開始。」

  對於女性表示是男性主導虐待一事,男性在被告應訊環節中予以反駁。

  律師:「『手』的虐待是怎麼開始的?」

  男性:「是她和我說:『把她綁起來』,才開始綁的。(她)綁不好時,她就和我說:『你替我綁吧』。」

  律師:「沒有說過『住手』?」

  男性:「說過好幾次,但都被說:『又不是你的孩子不要多嘴。』還說因為(你跟女兒)在一起相處的時間很短,所以我也就無法多說什麼。」

  律師:「那『口』又怎麼開始的呢?」

  男性:「她說,塞住她的嘴讓她安靜。她說:『不想碰女兒』、『沾上口水很髒』,於是就一直拜託我。」

  男性遭起訴的部分為,保護責任者遺棄致死罪與執行「口」等暴行罪;執行「頸」的逮捕罪(類似台灣的非法拘禁),再加上造成臉部燙傷的傷害罪。但男性只針對傷害罪的部分,表示:「是她做的。」主張無罪。遭到逮捕的當下,雖然承認傷害罪的起訴內容,之後卻改口表示:「是為了掩護她。」

  男性也表達歉意。

  男性:「若能多為女童著想就好了,但無論做什麼女童也不會再回來了,對不起。」

  5月25日,宣讀男性的判決,判決認為男性「執行大部分的虐待,至少從中途開始積極參與虐待」,判處12年6個月的有期徒刑(檢察官求處13年有期徒刑)。而傷害罪的部分獲判無罪,判決定讞。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