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妻子在過世丈夫的佛壇前雙手合十=攝於8月22日(布田一樹)

  當年34歲、擔任北海道小樽市小樽掖濟醫院醫事檢驗師的男性,在2015年12月自殺身亡,而就在自殺前的1個月,他的加班時數曾達188個小時。

  小樽勞動基準監督署接獲遺屬的申請後,將其認定為勞災。遺屬接著在今年2月提告並請求損害賠償。遺屬表示:「我們希望弄清責任所在。」

  訴狀內容指出,該名男性在2005年進入該醫院任職。2015年7月左右,該院隨著搬遷到新大樓引進了電子系統,而男性則被指派系統的建構作業等工作,加班自此成為常態。他隨後罹患了憂鬱症,並在同年12月從醫院屋頂一躍而下自殺身亡。

  小樽勞基署的認定指出,男性在自殺前的半年內,共有4次單月加班超過100小時。

  遺屬隨後在今年2月於札幌地方法院小樽分院提告,並向經營醫院的一般社團法人日本海員掖濟會請求約1億2566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400萬元)之損害賠償。訴狀內容指出,原告方主張表示:「被告明明知道過度長時間勞動的問題卻置之不理,在調整業務量之安全顧慮義務方面有所怠慢。」

  小樽掖濟醫院面對採訪時表示:「我們誠摯接受此案被認定為勞災,如今正推動縮短加班時間等改善勞動環境的計畫。詳細的主張內容等,由於仍處於訴訟程序,因此無法加以評論。」

  單月達至188個小時的加班,32歲的妻子看著自己的丈夫因過度工作逐漸喪失食慾且日漸憔悴。據了解,男性平常不怎麼抱怨,但卻曾經說出:「想辭職」。究竟是什麼逼得他拋下2名幼子並選擇走上絕路?「希望能透過審判來弄清責任所在」妻子如此說著。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