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夏天,在宮城縣內1間窗簾終日緊閉的公寓套房中,1名44歲的母親坐在從未收起的暖桌前,從早開始喝啤酒喝到晚,就算吐血也不見停止。

  當時,啤酒空罐遍地的室內還有2名分別為5歲和4歲的女兒,但母親卻沒有讓她們好好地吃飯。據說她們還曾因為受不了飢餓,為了不讓母親發現而躲入壁櫃裡,用冷水沖泡麵來吃。

  這名母親過去曾因染上酒癮而放棄育兒,忽視對女兒2人的照顧。但後來她盼望人生能夠重來,再度和設施內收容的女兒們團聚,因此接受了來自行政單位和醫院、自助團體等鍥而不捨的協助,企盼恢復健康。

  酒醉的母親曾斥責女兒,並讓她們在門外站到半夜而被附近鄰居通報,引來警方關切。縣內兒童諮詢所還曾因接到托兒所人員擔心女兒一直無故缺席的聯絡,而來上門拜訪。但當時女性裝作不在家。她說:「不想讓任何人看到這樣的自己。」

  2007年的夏天,母親為了逃離丈夫家暴而帶著女兒離家。被揍到骨折的恐懼以及對於今後生活的不安,導致她的喝酒量增加,不知不覺中染上酒癮。

  母親曾和地方政府家庭諮詢人員商量女兒申請托兒所一事,並斷斷續續地保持聯絡。在諮詢人員的說服下,母親在2008年10月與兒諮所的職員進行面談。但母親在面談前夕發生大量吐血,因必須立即治療而住進醫院。她依舊難以戒酒,進行過4次戒酒治療,反覆住院、出院。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