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1名在2011年變更了戶籍性別的當事人,也是在2016年6月向關西地方的家事法庭申請註銷變性登記的手續。

  當事人是在自身的判斷下接受賀爾蒙注射和變性手術,也變更了戶籍性別,但現在卻後悔地表示:「那是在生活混亂下所產生的偏執想法、衝動行事的結果。」

  其代理律師南和行表示:「生活上常是依戶籍性別來判斷。如果本人感覺已瀕臨極限了,一句自行負責便棄之不顧,這種做法實為殘酷。沒有設想到註銷(變性登記),對於此法律制定上的不周全,司法應提供救濟手段。」

  據針對性別不安症診斷經驗豐富的「Harima(針間)身心診所」醫師針間克己指出,德國等海外早有2次變更性別的案例,不僅如此,目前已掌握到國內也約有5人希望2次變更性別。他表示:「有些案例是對自身的性認知搖擺不定,或是因別種因素覺得人生痛苦,卻把問題假裝成是『自己有性別不安症』。」

  針間還指出,其實性別不安症難以確診是有原因的。他表示,醫師在診斷前會進行各種問診,但「要是本人強烈主張,就有可能做出認定其主張的診斷。倘若(診斷前)就先進行了變性手術,那便更有可能予以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