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氏家志穗表示:「以前總想著印記的事。不過生了孩子後,根本沒有閒暇去在意。」=攝於2017年11月24日(白木琢歩)

  由於罹患先天性疾病,她的臉上帶有一片印記,不僅遭受霸凌,在求職上更是困難重重。然而這名女性如今創設了聚會,讓抱有同樣煩惱的人們能夠齊聚一堂。多虧默默在背後支持她的人們,活動在今年迎來10週年。如今她則認為,能以這張臉出生並活下來真是太好了。

  居住在和歌山縣有田市、現年30歲的氏家志穗,右半邊的臉部天生便帶有泛紅印記,這是名為史德格‧韋伯症候群(Sturge-Weber syndrome)的罕見疾病。因併發症的緣故,她的右眼視力不斷下降,如今已幾乎看不見。然而,她在幼年時期曾是個開朗活潑的少女。

  據說進入國中後,臉上的印記卻讓她遭受慘烈的霸凌。同班同學們在看到她的臉後,便嘲笑「噁心」、「好可怕」並開始疏遠她。起初是在教科書上塗鴨,然而暴力行為卻日益加劇,最後甚至從學校大樓2樓窗戶被推下樓。

  儘管校方已進行聽取,但推人的學生們卻矢口否認。另一方面,氏家卻因內向而顯得支支吾吾。老師曾向她表示:「妳說的話不能相信。」而被老師質疑一事,也讓她留下了深深的創傷,從2年級的後半起便拒絕上學。

  就在國3時,透過班導師的介紹,她造訪了支援拒絕上學青少年的「麥之鄉 紀之川生活支援中心」。59歲的負責人藤本綾子回憶表示:「當時覺得她的眼神為何如此冷漠。」

  國中時期的氏家因為無法相信大人,因而選擇封閉自我。「就算活著也沒有意義」,她曾下定決心跳軌,但好在電車緊急停車。但她仍下定決心抹去自身的存在,於是便漫無目的地搭上了電車。

  等回過神來已經到了京都。下了電車後,當她在車站前閒晃時,1名齊聚在夜晚街道上的暴走族女性成員向她搭了話。「妳從哪來的?」這名女性隨後讓氏家坐在摩托車後座,伴隨著引擎聲,帶著她乘著風奔馳。一切都被拋在腦後。也沒有人提起她臉上的印記。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