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氏家志穗表示:「首次見到印記的人或許會抱有不安與恐懼。不過見過幾次後便會習慣。」=攝於2017年11月24日(白木琢歩)

  儘管知道加入暴走族是不被允許的,但當時的氏家志穗仍想和暴走族的朋友們一起度過。

  「大家分別抱著不同的苦痛,我第一次找到了不用靠語言交談便能互相了解的朋友。」

  交到朋友也使她變得積極,並進入定時制高中就讀。她花了5年畢業後,這次卻在求職活動中碰壁。甚至曾在面試時直接被告知「這張臉我們無法雇用」。她投了超過30家公司,但皆不被採用。

  她感到十分沮喪。心中同時冒出疑問,那些同樣擁有印記等的人們,每天究竟抱持著什麼樣的煩惱活著呢。「想見面談談、想互相扶持」。突如其來的此般想法,讓她決定付諸行動,進而和支援中心負責人藤本綾子及朋友討論。她在2007年創立「與印記共生會 Fu*clover」(日文為:痣と共に生きる会 フクローバー),名字取自她所喜愛的貓頭鷹(日文發音:fukurou)以及象徵幸運的4葉幸運草(日文發音:kuroba)。

  有興趣的人們,每次便會齊聚一堂互相交換意見,是個令人感到舒適的團體。每次參與的人數都不同,社會地位或想法也有所不同。該聚會以關西地區為中心,有些人甚至遠從千葉縣等地前來參加。「對自身外貌感到煩惱的人們能變得更加開朗,且能堂堂正正地活著,希望打造出這樣的社會。」氏家透過會報與演講的方式加以宣導,活動則在今年迎來10週年。

  就在不久前,氏家經歷了結婚與生產。其40歲的整體師丈夫長谷川好和,則是患有視覺障礙。據說兩人相遇時,因為印記的關係讓長谷川得以得知她的面貌,並進而抱持著好感。雖然現在已變全盲,但長谷川仍表示:「正是因為妳臉上有印記我才和妳結婚的。」7歲和2歲的兒子們,則會以小小的手摸著氏家臉上的印記,一邊說著「媽媽好可愛」一邊親吻她。

  社會上充斥著帶有偏見和好奇的目光,讓人感到心寒。然而最近,氏家已能夠逐漸轉換想法。「以這張臉出生並努力至今,真的覺得太好了。」她如此表示,昂首向前邁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