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每個月2萬日圓的匯款帳單存根=攝於2017年11月25日(諸永裕司)

  2012年秋天,居住在北海道1座港口城市的夫婦突然收到催繳文件,要求單次償還26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74萬元)。

  他們39歲的兒子因胰臟癌過世,至今已過了8年。「為什麼現在才收到?」收件者為當時身為兒子連帶保證人的丈夫,仔細一看文件內容後發現,兒子當年借的185萬日圓(約合新台幣52萬元)助學金(屬貸款形式,畢業後須償還)當中,已還清約8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2萬元)。催繳金額包括餘額、利息123萬日圓(約合新台幣34萬元)以及延滯金14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40萬元)。過世後的8年期間也計算在內。

  77歲的妻子撥打電話給發放助學金的日本學生支援機構後,負責人卻表示:「不付的話就法院見。」讓人感到備受威脅。

  依照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法規定,借助學金的本人一旦過世,所借的全數或部分金額得以免除。然而,施行細則中也明記「延滯償還的金額則無法免除」,亦即一旦發生延滯償還問題,機構將不予認同免除。

  夫婦倆於是決定上法庭爭論。審判紀錄指出,該機構坦承在兒子過世後的8年期間,並未要求連帶保證人付款,因此提議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償還半數延滯金,總金額為199萬日圓(約合新台幣55萬元)。委託的律師則是表示:「要完全免除有困難。」「再繼續拖下去又會產生延滯金,還要繼續爭嗎?」對此,他們只好忍氣吞聲選擇和解。

  由於是靠年金生活,他們並沒有多餘的存款。2014年勉強還了5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14萬元),之後也每個月匯款2萬日圓(約合新台幣5600元)。助學金不需任何擔保或審查便可申請,償還時卻毫不通融。每當接近匯款日時,妻子便會開著輕型汽車到附近的郵局匯款。直到丈夫滿89歲的春天為止,離還清仍有4年。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