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新發現的夏目漱石藏書。在Samuel Laing著書《Modern Science and Modern Thought》(現代科學與現代思想)的開頭頁面,impressions(印象)一詞下方有劃線,還留下手寫字(岡惠里)

  日前新發現2本夏目漱石(1867年生、1916年歿)的藏書,均是他在倫敦購入、留有親筆字跡的西洋書。對於漱石的倫敦留學時代,這2本書是能夠得知其興趣所在的貴重資料。

  第一本書是關於「不可知論」(一種哲學角度,認為不可能得知事物的本質)。當時的倫敦社會,正針對基督教認知與科學性認知展開論戰。

  另外一本則是談及透過科學方式考察空間與時間,「impressions(印象)」一詞下方有劃線。漱石還在某些地方以英文寫下「What」、「Why」等文字。

  早稻田大學名譽教授‧中島國彥在調查後認定其為新發現,並表示:「漱石在讀書的同時,也如同對話般寫下自身疑問等。本次書籍的作者,是以往的漱石研究中從未出現的人物。關於基督教以及科學的認知,這是能夠得知漱石興趣所在的貴重資料。」

  2本書現正於東京都新宿區的漱石山房紀念館展示中,截至11月25日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