繪有生蛋與果凍等物的畫作充滿光澤,乍看之下宛如照片一般。以此種繪畫手法而廣為人知的畫家上田薰,於1970年代確立了現在的畫風,如今已年屆90歲。

  上田被譽為日本代表的超寫實主義創作者,全國各地的美術館皆有收藏他的作品。記者拜訪了其工作室,向他請教對於繪畫的想法等。

  ◇

  ──您長年來著手於看起來宛如照片的繪畫,請問畫風的誕生有無任何契機呢?

  「幼稚園時,擔任海軍士官的親戚送給我國外的繪本。插圖裡的小狗與小貓的質感,讓人忍不住想用手去撫摸,毛是一根根畫出來的。這跟日本的繪本比起來,立體感與質感完全不同。我感到大為震驚且感動。雖然這不是直接的契機,但我想這應該存在於我的潛意識中。」

  ──那您小時候就想當畫家了嗎?

  「成為畫家對當時的我,根本是難以想像的事。我出身軍人家庭,只要一畫畫就會被我爸爸罵。考大學,也是一開始報考醫學院結果失敗。就在當時認識了(美術史學家)富永惣一老師,這是個很大的契機。他對我說『要不要嘗試繪畫』,我便因此進入東京藝術大學就讀。」

  ──1956年時,您在MGM電影公司的國際海報大賽中獲得冠軍。

  「我在報紙上看到1則短篇報導,得知比賽的獎金金額所以報名參賽,沒想到就獲得了冠軍。之後,設計的工作源源不絕,突然間我就變成了設計事務所的社長。經營事務所10年左右,我把事務所讓給員工後,便開始獨立活動。」

  ──之後就轉變為現在的畫風了嗎?

  「並非如此。在當時,寫實畫可是被批評的一文不值。我只是在畫抽象畫的過程中遇到瓶頸,於是改畫這種寫實到不行的畫。畫這種畫的時候腦袋就可以放空不是嗎?因為只要照著看到的樣子去畫就好了。」

  ──之後,您就一直從事寫實繪畫的創作嗎?

  「其實這些畫並不寫實呢。都是抽象畫。我有一個系列,是在描繪被打破的生蛋中,蛋黃與蛋白掉落的那個瞬間,誰也無法觀察到這樣的瞬間吧。而且,我在照相時打了幾百個蛋,這是為了讓窗框等物品投映在蛋白上。泡泡與果凍也是一樣的做法。我在照相的時候就已經在創作,這與超寫實主義有很大的不同。」

  ※未完待續,明日刊出下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