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採用的是何種繪畫方式?

  「我用投影機將照片投射到紙或畫布上,藉此畫出輪廓。顏色部分是邊看照片邊畫。」

  ──果凍與泡泡等透明物體,畫起來應該很難吧?

  「很簡單啊。透明就是可以看見後方物體,所以只要畫出後方的模樣就好。果凍等前方物體會呈現各種形狀,後方就會扭曲。所以在照相時,我會想辦法讓各種物體投映進去。接下來就是依著照片的模樣去畫,根本沒什麼技術對吧。」

  ──您認為自己的繪畫魅力何在?

  「對我自己而言是有魅力的,例如完成度等。但是我從沒有考慮到看我畫的人。應該說,因為我覺得根本不會有人看我的畫,所以對於有人欣賞一事,反而覺得很感動。甚至還有人臨摹我的畫。」

  ──您有想讓觀賞繪畫的人感到驚訝的想法嗎?

  「年輕時多少有一點呢。覺得畫出難的東西,看的人就會感到驚訝,所以畫了那些透明跟會發光的東西。現在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想法。」

  「當然是因為畫不出其他畫風啊。我這個人是順勢而為,人生毫無計畫性。只會想到下個作品要畫什麼,之後的事完全沒考慮。」

  ──您的繪畫與照片之間的差異為何?

  「照片是照片,繪畫是繪畫。有人認為我的畫『很像照片』,但我想沒有人認為我的畫是照片。」

  ──最近有什麼樣的作品呢?

  「雖然還沒發表,不過我還是一樣,不斷地在畫一些日常生活中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