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紗月的藝妓裝扮=攝於2018年8月25日(伊東宏明)

  京都五花街之一‧祇園甲部的藝妓紗月(Satsuki),時而與粉絲組攝影團海外出訪,時而參加電視節目演出,在藝妓與舞妓之間也是醒目的存在。本次,記者訪問了這位京都花街當前最受關注的24歲佳人。(藝妓為透過歌舞等藝能款待顧客的女性;舞妓為尚處於藝妓修行階段的女性;花街為提供藝妓款待店鋪林立的地區。)

  一一聽說今年1月您去了泰國清邁,參加5天3夜的攝影團。在當地也是上白粉妝嗎?

  攝影會中一直頂著白粉妝。實在很熱(笑)。

  一一聽說也獲得泰國政府的觀光廳採用,將會登上海報。

  很令人開心呢。成為藝妓那年,我曾出差到巴黎參加「日本博覽會(Japan Expo)」這個活動。在那裡,自己重新體悟到我們「背負著日本的文化啊」,之後便一直想要做些推廣,今後也希望能進行一些挑戰。

  一一說到推廣,您在2017年開設了Instagram。此舉在花街應該算稀奇吧?(帳號:@kyoto_gion_satsuki)

  過去,因為花街是夢中世界,所以都被說不能向外公開、不能拍下內部模樣,不過我想要嘗試現代作風,因此開設了IG。如果年輕女孩看了之後能對這個業界產生嚮往,或是在協助我們的師傅逐漸減少的現在,讓京都變得更加生氣蓬勃就好了。現在,也有不少姊姊剛加入呢。

  一一您立志進入這個業界的契機,聽說是一個報導以舞妓為目標的女性的電視節目。

  我大概是12歲的時候看到這個節目吧。在那之前曾去過京都物產展,也知道舞妓的存在。下定決心成為舞妓,則是國中2年級的時候。「一起去看看真正的舞妓吧」,因為母親的這一句話而來到了祇園的花見小路,在看到舞妓本人的那一瞬間,便決定「我要成為舞妓!」之後經過輾轉介紹,認識了現在的屋形(又稱置屋,將旗下藝妓等分派到料亭等處)老闆娘。

  一一家人當時沒有反對嗎?

  父親原本是反對的。我心想為了說服父親,自己一定得先認識這個世界,便到圖書館讀遍了退休舞妓寫的書,再邀父親一起閱讀。面試中與屋形老闆娘對談時,當父親說出「女兒就拜託您了」之際,我跟母親都嚇了一跳。他可能是覺得說什麼(女兒)也不會聽吧。

  一一2011年出道成為舞妓之後,也歷經了許多艱難嗎。

  我只是一味地拼命努力。與其說是艱難,應該是忍耐吧。15歲時領教到「不講理」這個詞,原來自己什麼都沒做也得道歉。不過就個性來說,自己屬於隔天就忘記的類型,大多是一覺醒就忘了(笑)。

  一一從舞妓時代至今,已在衹園甲部待了7年,從客人那收到藝舞妓的「花代(費用)」也是首屈一指。請問秘訣是什麼呢?

  最重要的應該是健康吧。自己幾乎不曾生病缺席宴會,真的超級健康。再來,我自己也覺得是結識了好緣份。就屋形來說,跟老闆娘的契合度等非常重要,所以很慶幸加入了現在的屋形。

     ◇

  一一將海外舉辦的攝影會情況上傳至IG,此外也上了電視節目。為什麼如此積極地挑戰事物呢?

  雖然花街的歷史悠久,但要是在那工作的人不在了,那一切也會結束。我希望讓那些在電視、海報等處看到花街的年輕人,能夠萌生「好像是很有意思的世界」、「我也想成為藝妓」等念頭,因此持續挑戰各種事物。雖然做了些不像普通藝妓會做的事,不過我能自信地說自己沒有做錯。攝影團也是,能夠真實感受到蒞臨的客人都很盡興,煩惱也就煙消雲散了。

  一一請問花街的魅力是什麼呢?

  國中畢業的女孩子,抱著背負傳統文化的自覺登上宴席,我認為這本身就是非常獨特且充滿魅力的世界。不僅如此,我很喜歡盡責地守護舞妓的屋形、茶屋(招喚藝妓服務的店鋪)、料理店林立的這條街道的氛圍。是一條能夠見證人情溫暖的街道。

  即使投胎轉世,我大概也會再當一次舞妓和藝妓吧。

    ◇

紗月Satsuki : 1994年生於大阪府。國中畢業後進入祇園甲部的「Tsuru居」,2011年出道成為舞妓,2015年成為藝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