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用告別式的隔天早上飄進家中陽台的櫻花花瓣製作出的押花(由札本景子提供)

  札本景子身懷小里時,曾好幾次經過那棵櫻花樹下。她曾對肚子裡的小里說:「花開時就能見到(妳)囉」,然後夫妻一起討論打算將「櫻」字放進名字。

  前往守靈會場的路上,她和奶油色嬰兒包巾內的小里一同仰望櫻花。那天,是櫻花盛開的日子。她把丈夫撿的5片花瓣,和結婚照片一同放進小小的棺材裡。

  告別式的隔天早上,景子打開陽台窗戶時,發現有5片櫻花瓣掉落。附近的櫻花樹,就只有那一棵了。

  是風吹來的嗎?明明距離30公尺以上啊。

  說不定是小里回來了。她一片片地撿起,用面紙包著夾進雜誌內。在那個家住了10年,而櫻花瓣飄進家裡的日子,結果就只有那一天。

  夏天到來時,她便從雜誌內取出花瓣。把畫著櫻花圖案的便籤當底紙,塗膠水貼上花瓣,再寫上撿拾日期,放入透明袋內。先放在房內裝飾一陣子,再收進只收集小里遺物的抽屜內。

  而下一個春天,以及下下一個春天,她都有去撿拾花瓣。

  小里如果還活著,現在已經9歲了。而押花,今年已有10年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