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人於隔年秋天再次相遇。雄二前來參加醫院舉辦的遺屬會,在那之後,他們一同前往用餐。突然間,雄二落下淚來。「要是妻子還健在的話,這樣的飯菜,好想和她一起吃。」

  漸漸地,2人互相吸引,妻子當時的話語則是從背後推了一把。1年後,他們便結了婚。

  2001年,2人搬到宮崎市。Yukari成為當地醫院的緩和療護主任醫師。營造出讓患者直到臨終皆能安心居住的場所一一。基於此想法,她與NPO法人一同展開居家照護活動,讓職員們在民宅照護患者。雄二對此也予以支持。

  夫妻2人在宮崎奔走了14年。「我有話要說,事關重大。」某天深夜,當13歲的兒子入睡後,Yukari在自家走廊一臉嚴肅地向丈夫說著。

  「腹膜癌。已經差不多很大了。可能只剩3、4個月。」

  她緩下工作步調,開始至今未能完成的料理以及跳夏威夷舞。夫妻2人首次一同前往海外旅行,在蒙古仰望滿天星斗。

  2017年2月,在丈夫以及兒子的守護下,Yukari撒手離世。至今為2位妻子送終的雄二,如今仍持續推廣居家照護活動。

  即將離世前,Yukari向雜誌投稿了1份備忘錄。

  「每天都認真地『生活』,對於每件事都用心地『生活』,這樣的累積便是所謂的『活著』,我深深地相信著。」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