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復刻版的《少年JUMP》創刊號(左)以及創下最多銷售冊數的1995年3·4合併號=攝於2017年8月2日(鹽原賢)

  當時,少年漫畫界的世界是《少年Magazine》及《少年SUNDAY》並列雙壁。能在2大漫畫雜誌登場的泰斗作家們應接不暇,即便委託畫稿也會遭婉拒。這也讓後起的《少年JUMP》,從創刊前就先碰壁。

  祭出苦肉計委託中堅及新人作家畫稿。當年輕編輯等人一提出這樣的提案,讓總編輯訝異地說:「這已經不是稍微轉變方針的程度,你們提議的就像180度的革命啊。」長年任職於《少年JUMP》的西村繁男著作中,出現這段內容。

  這項顛覆常規的策略成功,一時之間銷售達653萬本,成為可畏的雜誌。就這樣,《少年JUMP》迎接創刊50年。在這段期間被挖掘、問世的新人及年輕作家不計其數。

  腦海中馬上浮現的是,《七龍珠》的鳥山明、《足球小將翼》的高橋陽一等人吧。筆者從前,喜歡Kontaro的搞笑棒球漫畫《1、2的傻瓜!!(暫譯,日文為:1・2のアッホ!!》。雖然「友情、努力、勝利」是《少年JUMP》的座右銘,然而對此一笑置之的畫風也讓人心情愉悅。

  另外,中澤啓治以原爆受害經歷為基礎所描繪的《赤腳阿元》,也是從《少年JUMP》開始連載。在總編輯鼓勵「請畫下來加以保存吧」的意見下,從而努力研究原爆,這也出現在中澤著作中。《少年JUMP》有著能容納所有作品類型的活力。

  而拚命挖掘新人,現在早已是各家漫畫雜誌的共同點。編輯尋覓、讀者追求的新才能,即使在數位化的趨勢中,也是不變的事情吧。

原文刊載於2018年7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