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是菲律賓出身。在我國小3年級時,她跟我日本人的父親離婚。從此她就白天在工廠,晚上在餐廳工作,撫養我跟大我2歲的姊姊。

  性格開朗的她,從未在我們面前露出沮喪的樣子,也沒有抱怨過任何事。也許是因為她深深覺得在這個異國之地,自己必須保護孩子的關係吧。就算身體不舒服全身無力,當天也一定會去工作。在我記憶裡,小時候幾乎沒有一起在家吃晚飯過。

  儘管如此,她還是會為了週末要出門打棒球的我早起做便當,也曾拖著疲憊的身體陪我練投球。這都讓我覺得很開心。看著母親這樣的身影,每當發現有餐具要洗或換洗衣物還沒整理,我也都會盡量幫忙打理。差不多是念國中的時候,我就訂下了「要成為職業棒球選手,讓媽媽過好日子」的目標。

  這樣的母親,我是在高中時代第一次看到她流淚。當時我無法兼顧棒球跟學業,回家跟她說「我再也不想去學校了」,她聽了就哭著說:「你要是放棄棒球,我就失去生存的意義了」。聽到母親吐露心情,我感受到與往常不同的氣氛。

  她拉我上計程車,把1張5000日圓(約合新台幣1380元)的鈔票交給司機,叫司機送我去學校。她似乎也跟學校聯絡過了,到了帝京高中的校門口,我就發現棒球社總教練前田三夫在等著我。教練對我說:「媽媽這麼努力,不要讓她流淚。再加油一次吧!」因為如此,我得以繼續棒球這條路。高中時期在新人選手選秀會落選,考慮要轉換跑道時,母親也是鼓勵我「你做得到」。

  母親不會直接的說Yes或No,但她總是會為我著想,用言語引導我,讓我能做出好的判斷。「做得到」這個詞成了我的信念,也影響著我現在的工作。因為這個詞能夠非常直白地表現出,在無論任何狀況下我都會勇於面對。

  當我成為職業選手,第一次救援成功後,我說出了「謝謝您全心全意撫養我長大」。這並不是事前想好,而是自然地脫口而出。我想母親應該會為我高興吧。希望自己未來的表現能更加出色,讓母親開心。



山崎康晃(Yamasaki Yasuaki):職棒球員。1992年東京都出生,經帝京高中、亞細亞大學畢業後,2014年新人選手選秀會上獲橫濱海灣之星(DeNA)第1指名入團。第1年便擔任救援投手創下佳績,獲選為新人王。今年4月達成生涯100次救援成功的紀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