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人們對二手菸的防範意識提高,菸民在很多國家越來越不受歡迎,日本的菸民也已淪為弱勢群體。特別是在東京,為了迎接2020年奧運和帕運,政府頒布規定加大了公共場所禁菸力道,讓菸民們越發感到憋屈。

  東京的電車車站內基本上全部禁煙,只有東京站這樣的超大型車站內才設有封閉式吸菸室。為了適當地照顧到菸民的需求,一些地方政府在車站外相對僻靜的位置「畫地為牢」,開設了吸菸區。

  請看這個設在JR中野站高架橋下的吸菸區。半透明玻璃擋板把菸民和路人隔離開來,沒有頂棚,面積狹小,只能容納十餘人。對於上班尖峰的白領菸民而言,這一小塊吸菸區就是心靈的綠洲。他們在這裡吸上一根菸,時而低頭擺弄手機,時而伸手彈落菸灰,漫無意識地聽著頭頂站台不斷傳來的發車鈴聲,看著眼前白色煙霧升起後再徐徐飄散。在菸灰箱上掐滅菸頭,這些多是西裝革履的白領們似乎終於積蓄了體力和勇氣,毅然走出吸菸區前往車站,踏上擠進電車奔赴職場的征途。

  吸菸區內的短暫停留,是不少白領菸民在每個工作日早晨必須履行的儀式。作為旁觀者從站台俯瞰過去,吸菸區內的淡薄煙霧在映襯出些許蕭瑟寂寥的同時也烘托出一股莫名的悲壯頑強一一東京居,大不易啊!不知道兩年後奧運會舉辦時,這個吸菸區是否還會存在。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