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年32歲、於雷曼風暴後經歷求職活動的男性,之後找到的下一份工作,是經營自動販賣機的大型公司「日本飲料東京」(日文為:ジャパンビバレッジ東京)。

  他同樣被僱用為正職員工,工作內容是四處補充自動販賣機內飲料的巡迴推銷業務。然而,在新進員工研修時,卻接獲公司告知之前沒有刊登在招募資訊上的工作條件,那就是「業務場所外預設勞動時間制」。

  該制度的內容,是對於業務員等需常常在外活動、勞動時間較難計算的員工,公司會根據提前設定好的「預設勞動時間」來支付包含加班費在內的薪水。這位男性規定的勞動時間為上午9點~下午5點45分,當中的「7小時45分」便是在外跑業務的預設勞動時間。

  但實際上,男性被命令要到公司上班的時間為早上7點半。每天都要負責15~20台的自動販賣機,就算完全不休息快速地跑完全部,回到公司也大約是晚間7點左右。需要在外巡迴處理的業務量,明顯長達12小時左右,但公司卻只根據預設勞動時間,支付他相當於7小時45分的薪水。

  後來男性加入受理年輕人勞動諮詢的NPO法人「POSSE」所創設的「血汗企業工會」,將長時間勞動的實際情形,向勞動基準監督署進行呈報。

  勞基署以公司可藉手機等方式確認男性的勞動時間為由,判斷業務場外預設勞動時間制的適用為無效,並對長時間勞動與未支付的加班費提出改善勸告。目前針對加班費應回溯支付多少,雙方仍持續協議中。

  該名男性表示:「勞動者不是公司的工具。還好我有在被壓垮之前發聲」;POSSE的負責人則說:「如果遭受到不當對待,那麼就算是面對公司也該挺身抗爭,否則將無法保護自己的生活及心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