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今年1月,男性造訪了這座電話亭=攝於1月21日(渡邊純子)

  1名現年22歲的男性,今年1月前往西日本地區一處山間城鎮。他沿著綿延至山頂的國道往上走,行至一處可俯瞰大海的地方。

  「找到了。」

  他眼前有座電話亭。他凝視了一陣子,接著拿出智慧型手機,拍下照片。

  23年前的春天。有人在此處發現了1個還留著臍帶的嬰兒。嬰兒被毛巾包著,放在紙袋裡。而這就是當年出生後不久的男性。

  男性17歲時,父親告訴他不是親生的孩子。在父母入睡後的靜謐夜晚,他找出了母子手冊。立可白塗抹處的上方寫著姓氏。而他以燈光照亮手冊背面後,隱約看到了別的姓氏。

  男性上大學後便開始獨居生活,並追溯戶籍。上頭有他沒看過的住址。20歲時,他初次走訪了住址所在之處。當時他並不曉得詳情。

  可能是沒有錢吧,也可能是還太年輕吧。我的誕生是令人開心的事嗎?

  他設法取得了當時報紙的舊報導。〈嬰兒遭遺棄在電話亭裡〉,上頭寫著這樣的標題。

  今年1月,他再度造訪此地,並第一次走到電話亭所在之處。

  「您知道嗎……。聽說23年前,有嬰兒被丟在那邊的電話亭內。」

  他向當時人在庭院摘蜜柑的女性詢問,女性告訴他,住在竹藪另一頭的人家知道詳情。而他抵達那戶人家門口時不禁忘情的喊出聲來,門牌上寫著立可白底下的姓氏。

  那戶人家邀他進客廳坐。隔著暖爐桌坐下後,家主開口了。

  「名字是我取的。懷著能夠健康長大的期望。」

  「沒想到能與為我取名的人見面。」

  男性講話聲調顯得激動,在他面前的家主瞇起眼笑了。

  「您長大了,長得儀表堂堂呢。」

  家主以前是公所職員。當年接到通報後便趕到現場,之後為嬰兒取了名字,連同自己的姓氏一同寫在母子手冊內。並不清楚其親生父母的事。

  男性回到了俯瞰大海的地方,再看了一眼電話亭。

  眼前的道路上,車輛頻繁地往來交錯。隔壁則有公民館。他聽人家說,村落民眾經常使用公共電話。

  原來是希望我活下來啊一一。他覺得感受到了這番心意。

  今年春天,男性將赴東京就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