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國小近年來流行為四年級學生舉行「二分之一成人式」。日本的成人年齡標準是20歲,二分之一成人就是10歲,正好是國小四年級的年齡。舉行這個儀式的目的是創造一個機會,讓孩子們向父母表達感謝,講出自己對未來的夢想。

  我最近參觀了家附近國小的二分之一成人式。教室外走廊的牆壁上貼滿了孩子們制作的「My Book-我的書」。每冊「書」由大張圖畫紙對折後黏貼而成。孩子們用稚嫩文字和樸素圖畫概括自己從出生到上幼兒園再到二分之一成人的經歷,描述出嚮往的未來生活,並在封底傾訴對父母養育之恩的感激。上百冊書在牆壁上連綿鋪展開來,望之蔚為壯觀。當有人從牆壁前走過,在空氣流動的衝擊下,顫動起來的書頁就像作勢欲飛的翅膀。

  走進教室就能看到為慶祝二分之一成人式而創作的黑板畫。孩子們用動漫形象、遊戲人物和流行話語填滿了黑板的邊邊角角。由於是工作日,來參加儀式的家長大多是媽媽。儀式開始後,孩子們逐個走到黑板前,面向站在教室後面的家長們朗讀感謝信,感謝媽媽做飯收拾家務,感謝爸爸辛勤工作支撐家庭。每個孩子唸完信後家長們都報以掌聲。無論孩子是否真的理解父母的付出,相信此刻家長們的心中都感到了欣慰。

  等到孩子們講述理想時,教室內的氣氛明顯活躍起來。有的女孩子說自己將來要當社會名人,賺好多錢給父母蓋大房子。也有女孩子說自己喜歡讀書,希望將來成為翻譯家,把外國的好書介紹給日本讀者。令人意外的是沒有一個女孩子說將來想當相夫教子的專業主婦。之後私下聊天時,日本的媽媽們也紛紛感嘆,時代變了!不管內心真實想法如何,現在的女孩子們已經不把嫁一個好丈夫做為唯一的追求和理想,這大概與女性的社會參與度提高不無關係,說得通俗一些,現在的日本,光靠男人已經養不起一個家庭了。

  相比之下,男孩子們就顯得要晚熟不少,職業運動員仍是他們最熱衷的選擇,好幾個男生都說要當足球選手或棒球選手。有一個男生的發言引起了家長們的讚嘆。他說自己將來要當作家,現在正練習寫小說,曾經寫過一篇,不滿意,還沒想好故事的結尾。最近又寫了一個偵探故事,已經寫了四千字,他表示今後會堅持寫下去。

  後來聽說這個男孩第二天就把自己寫的小說拿到學校給同學們傳閱,同學們紛紛預定排隊順序,四年級的幾個老師也準備讀過小說後,給出寫作建議。儀式上家長們的掌聲無疑起到了鼓勵的作用。

  儀式的最後一個環節是集體表演合唱。合唱歌曲改編自搖滾樂團Queen的那首著名的《We will rock you》。全年級四個班的孩子集中到音樂大教室。在家長們的圍觀下,和著整齊有力的跺腳節奏,孩子們縱聲唱道:「無論何時,無論何地,你都是我的隊友。你無敵,你最棒!我要對你說,我真的要對你說,一生感謝你!We will, we will thank you, thank you!」

  據了解,二分之一成人式受到大多數家長的好評。也有一些少數意見認為這樣的儀式未免失於做作,籠統地強調孩子對父母感恩,無視了每個家庭的具體情況。我覺得感謝應該是雙向的,家長也要感謝孩子,感謝孩子給生活帶來了陽光。情不自禁地想要呵護、歌頌生命的成長和延續,二分之一成人式為終日忙碌的家長們重溫這樣的衝動提供了機會。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