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壇蜜=攝於5月12日(飯塚悟)

  「在年齡上,我曾想過這是最後的機會。雖然學習了遺體的防腐處理與修復傷口的遺體保存技術(使遺體可長期保存的技術),然而相關的工作並不多。所以當時我開始在大學的法醫學教室擔任研究助理,進行司法解剖與行政解剖。跟想像中一樣,我對於接觸遺體這件事完全沒有感到抗拒。想著『啊,果然如此』。」

  最終我所選擇的道路,是成為1名寫真偶像。

  「就是在這個時期,我也開始拍起了寫真照。在解剖後,去漫畫咖啡店沖澡完再去拍寫真照之類的。當時我也喜歡解剖的工作所以相當猶豫,但很照顧我的大學教授說『這個只有現在才能做對吧。我看了你的寫真照喔。拍得很漂亮嘛』,在背後推了我一把。」

  每當向「失落世代」詢問看法時,經常可以聽到「是自己不好」這種把責任歸咎於自己的話。那麼壇蜜又是如何呢。

  「在那些正在工作、或是能從非正式變成正式社員的人之中,我只能認為我會失敗都是自己不好。也有覺得『因為是自己不好』,而咬緊牙關忍耐的部分。」

  壇蜜現在則認為,那樣艱難的處境正是成功的關鍵。這也是只有不幸世代才知道的秘訣。

  「因為是所謂吃了太多虧的世代,所以大家的內心都相當飢渴。」

  「但是,當身心飢餓到達極限的時候,絕對會閃現出好點子的。我也是這樣。想出壇蜜這個名字時,也是處於非常飢渴的時候。這是在澀谷的家庭餐廳裡,點了哈密瓜汽水後所想到的藝名。」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