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看板上張貼的信。寫著「一直很在意」、「安心了」等來自附近居民的感謝話語=攝於4月17日(小野大輔)

  福岡市中央區的住宅區裡,有個被稱為「橡實山」的小森林。

  在某個灰雲低垂密佈的早晨,有1隻狗在那個森林中,被數名男性們捕捉帶走了。

  那是隻身體為白色、頸部以上為棕色的雌性中型犬。

  偶然看見狗被帶上車的工地警衛,在車子離開後,拿起智慧型手機撥打了電話。

  「那隻狗,被抓走了。」

  接到電話的51歲橘秀美匆忙道謝並結束通話後,接著撥打了1個心裡有譜的電話號碼。

  橘秀美是在10年前左右第1次在橡實山看見那隻狗。一開始有3隻住在那裡,曾幾何時,就沒有再看見另外2隻了。

  剩下的那1隻狗,總是垂著尾巴。想要拿飼料給牠而靠近的時候,牠也不會吼叫,只是逃進山中。這1、2年狗狗愈來愈瘦,連坡道都爬不上去了。

  某天晚上,橘秀美夢見那隻狗在山裡嚥下最後一口氣。「實在不想讓牠就這樣寂寞地死去」,因此便考慮要收養牠。然而不管嘗試接近多少次,狗狗都還是會逃走。後來她立了1個寫著〈我要收容這隻狗〉的看板來尋求協助,並寫上了自己的電話號碼。

  收到警衛的聯絡,是在立完看板的1個月後。橘秀美急忙趕去保健所,看到那個孩子躲在籠子角落,把臉都埋了起來。

  保健所的職員向橘秀美表示這隻狗的警戒心太強,不適合當作家犬。她便以「不親人也沒關係。我只想給牠1個可以遮風避雨、填飽肚子的地方。」來說服該名職員。

  橘秀美將牠取名為「Marron」。帶回家裡之後,Marron就只是橫躺在沙發上。接下來的連續2個星期,牠幾乎都沒有吃東西,只是一直沉睡。

  在那段期間,橘秀美更改了看板上的文字。

  〈我已經(從保健所)把牠帶回家了,相當健康請大家安心〉

  第2天,看板上貼了1張紙條。第3天也是、到了第4天同樣也有。

  〈一直好擔心小花有沒有出事〉、〈聽說有好心人收養了小白我哭到不行〉、〈太好了呢 Teru〉一一。

  這些都是附近居民寫的紙條。橘秀美終於知道,原來大家一直都關愛著Marron,並且還為牠取了自己喜歡的名字。

  收養Marron至今過了半年。現在呼喊牠的名字時,有時候會以搖尾巴作為回應。每星期也都有3、4天會出去散步。不過,即使經過橡實山附近,Marron也不會表現出想去看看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