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奧村義行躺在當年繭居的房間內。那時他躺在長年不會收起來的棉被上,盯著天花板,腦中淨是一些消極的想法=攝於7月4日(上田潤)

  他自己也不曉得原因在哪。家住愛知縣名古屋市中川區、現年48歲的奧村義行,曾在22歲任職於汽車下包工廠的時候,成了足不出戶的繭居族。

  他在6張榻榻米大小、棉被床墊長年鋪著不收的和室內,過著日夜顛倒的生活。與家人間的對話也逐漸消失。當他開始受制於自身的錯亂妄想,而下定決心去精神科看診時,已經是繭居了12年以上。

  母親開始帶他去支援設施。在那裡,他頭一次遇到跟自己一樣繭居的人,而變得能夠開口聊天。「許多繭居當事人和家屬都是待在沒網路可用的環境,收不到支援與諮詢窗口的相關資訊。即使有收到,要是雙親已屆高齡,也無法把(繭居當事)人帶出去。」親身感受到這種現實的奧村,便在2年前成立了新團體,讓40~50多歲的繭居當事人與家屬等人之間進行交流。

  如今,他在清潔公司打工擔任行政事務。但現在有時還是會發生因精神失衡而向公司請早退的情況。他被醫師診斷出罹患憂鬱症,以障礙者僱用制度適用者的身分工作,每個月實領薪水約1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萬8000元)。他表示:「因為工作時間短收入也少。如果不提高基本工資,很難獨立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