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被醫生告知病情後,南方靖彥(左)與其妻友子2人一起到英國旅行(由南方靖彥提供)

  去年春天,家住千葉市的58歲公司董事南方靖彥與其妻友子,2人受住在附近的女兒女婿之邀,一同前往聚餐。

  「打開來看看吧。」

  在一家人常光顧的居酒屋裡,女兒一坐下就拿出了1個淺藍色的小盒子。坐在靖彥身旁的友子打開盒蓋一看,發現裡面裝了1張超音波照片。

  是他們的第1個孫子。

  女兒的預產期在11月底。靖彥看著開心地像個小孩般的友子,覺得心中的大石頭,好像僅僅在這一瞬間,終於得以放下一會兒。

  自從靖彥隱瞞著友子被宣告最短可能只剩1年壽命,已經過了1年半。

  為了即將於年底出生的孫子,友子開始在平時會去的工藝教室,製作起星星或雪人等聖誕裝飾。還跟靖彥撒嬌要生日禮物,說:「你買迪士尼樂園的全年護照給我啦,我要跟孫子一起去。」

  後來友子的身體狀況急遽惡化。體重減了10公斤以上,沒有拐杖就無法行走。她變得無法再去工藝教室,自己也感嘆道:「迪士尼樂園也沒辦法去了吧。」後來裝上了氧氣吸入裝置,一整天都待在家裡的日子也變得越來越多。

  就在預產期1個月前的那天夜晚,女兒羊水破了之後進入醫院。10月28日,平安生下了2200公克重的女嬰。

  靖彥與友子兩人隔著玻璃窗,看著在保溫箱裡沉睡的孫女。友子消瘦無比的臉頰,充滿了笑容。她好幾次喃喃自語地說:「我想這個孩子是為了來見我,才踢破子宮出生的吧」、「這孩子是天使啊」。

  友子在女兒家中,第1次將孫女抱在懷裡。過沒多久,有個包裹送到家裡,是從百貨公司寄來的。

  以包裝紙包好的盒子裡裝的,是要作為遺像使用的照片。照片中的友子注視著鏡頭,脖子上戴著的項鍊閃閃發亮,那是2年前醫生宣告她來日無多的不久後,靖彥在結婚紀念日送給她的禮物。

  原來友子其實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的病情。靖彥感受到了妻子的堅強。

  1個月後,友子平靜地嚥下了最後一口氣。享年58歲。她最後的容顏,看起來就像在微笑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