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經有中國的朋友問我:「日本人也過中秋節嗎?」我只能含糊地回答:「這個還真不好說。」近代之前的日本和中國一樣使用陰曆,但明治維新後改用陽曆,正月就是1月,端午是5月5日,七夕是7月7日。這些源自中國文化的傳統節日在日本幾乎都被陽曆化了。中秋節則屬例外,依舊是陰曆的8月15日。

  在日本,端午又是兒童節,傳統上稱作男孩節,人們會掛起鯉魚旗慶賀。七夕那天,人們會把心願寫在彩色紙箋上,然後懸掛於竹枝頭以祈福。相比之下,中秋那天則沒有節日的氣氛和儀式感,頂多是電視台會在天氣預報中提到一句「今晚將能看到(或看不到)中秋之名月」,僅此而已。「中秋之名月」就是中秋節在日本的一般叫法。

   對中國人來說,提到中秋就能聯想起「海上生明月」、「明月幾時有」等家喻戶曉的詩句詞章,進而引發思鄉懷人、期盼團圓的情緒。「明月」為何在日本演變成了從字面上難以理解的「名月」,這恐怕只有民俗學專家才能說清楚吧。中秋節在日本沒有什麼存在感。這是我從這些年的在日生活經驗中得出的結論。另一方面,確實有一些日本人過中秋節。我就參加過一場賞月音樂會。

  音樂會由一對老夫婦家主辦,在自家的大宅院舉行,庭院內設置了條桌,上面擺放著糯米糰子、燭台和花瓶等祭月供品。來賓們坐在鋪了紅氈的長凳上,聆聽三弦演奏表演,氣氛恬淡祥和。

  入夜以後,音樂會改為了宴會,氣氛也隨之一變。「觥籌交錯,坐起而喧嘩者,眾賓歡也」,一派熱鬧場面。

  作為主人的老夫婦經常舉辦各種體現文化的活動,兩位老人表示,舉辦賞月活動是為了聯絡親友感情,更是為了傳承日本傳統文化的風雅情趣。

  感謝兩位老人讓我得以一窺日本人如何過中秋節。中國國內有不少年輕的漢服愛好者熱衷於恢復中秋祭月的古禮。不知日本是否也有懷著同樣志趣的年輕人。如果有的話,雙方或許可以相互借鑒。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