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與前來東京的母親Hiro實(左)及弟弟良太(右)久違見面,露出笑容的岸田奈美=攝於2019年11月4日(兼田德幸)

  那天回到家中,客廳瀰漫著一股凝重的氣氛。

  就讀國小的弟弟似乎偷了東西,母親如此說道。而眼前的弟弟,手中還抓著寶礦力水得的寶特瓶。

  「那個、是怎麼回事?」

  「你為什麼會有?」

  儘管母親再三詢問,弟弟卻依然支支吾吾。

  「啊就、嗯、呃......」

  皮膚白皙、眼睛圓滾滾的弟弟與我相差4歲。我們以前經常一起玩積木玩具。當我升上國小1年級時,母親告訴我弟弟罹患的是伴有智能障礙的唐氏症。好想代替弟弟承受一切,我還記得當時自己幼小的心靈曾如此希望著。

  無論是做任何事情,弟弟身邊總有家人陪伴。上下學時也必定會結伴同行,不曾讓弟弟單獨外出買東西,也不曾讓他攜帶現金。

  然而,那天母親下班回家後,卻發現弟弟手上拿著家中所沒有的寶礦力水得。究竟從何得來,母親與我循循善誘弟弟誠實說出後,他便看似尷尬地掏出1張小小的紙片。

  那是附近超商的收據。上面記載著1瓶軟性飲料的付款明細。

  弟弟的身上應該沒有錢,怎麼會?

  翻過收據的背面,只見上頭有著潦草的字跡。

  〈款項下次來再付沒關係〉

  母親與我面面相覷後,便帶著弟弟直奔超商。一抵達超商,母親向男性店員低頭道歉「很抱歉、真的很抱歉」。沒想到店員非但沒有生氣,反而笑著說道。

  「令郎好像是口渴不知該怎麼辦。一定是想起我們(這家超商),才會上門尋求幫助吧。真的很令人高興。」

  出乎意料的一番話,讓我們頓失力氣。弟弟當時雖拿著商品走到了櫃檯,但身上卻沒有錢。所幸店員平常看過我們一家人,才會靈機一動出手相助。

  在那之後,我們開始派簡單的小任務給弟弟,讓他變得可以自己單獨出門。不久以後,當我們與弟弟再次造訪那家超商時,發現他與店員變得非常要好。明明弟弟說話時的發音含糊不易理解,真令人感到不可思議。

  從那之後經過了10多年。

  現年28歲的岸田奈美離開了出生長大的神戶,在東京任職於致力為企業規劃無障礙空間的公司。

  而現年24歲的弟弟良太,則與51歲的母親Hiro實一同在老家生活,每週有5天會到就業支援設施工作,時而負責手工編織套組的裝袋作業、時而則是投遞地區資訊報。街上到處都會有人向他打招呼問候「最近還好嗎?」、「好久不見。現在在做什麼?」

  而良太每次總會精神抖擻地答道「唷!」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