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覺得禮物會有送出去的一天。儘管如此,這隻小豬布偶,她說什麼也無法丟棄。

  27年前。

  現年66歲家住宮崎縣高鍋町、當時身為保姆的藤元久美,在當地的兒少安置教養機構與共約20位2~12歲的孩子一起生活,代替父母照顧這些孩子。他們有時纏著她要她背,有時則會突然抱住她。而在這群孩子當中,有位男孩令她特別掛心。

  那就是「小浩」。他逃離父親的虐待,在小學5年級期間來到機構裡。他總是在稍微遠離小孩們的地方,一臉笑咪咪的。唯有在睡前朗讀繪本時,他會抓著藤元的圍裙邊。

  小學畢業典禮不久前,藤元聽說小浩畢業後會搬到岐阜,於是心想「希望最後能送個禮物給他。」這是因為,她對沒能充分照顧到小浩感到抱歉。

  只不過,準備好禮物並迎來畢業典禮的當天,從學校回到機構的孩子當中,並沒有小浩的身影。她之後聽說,畢業典禮結束後,小浩便馬上被父親帶往宮崎港搭上了渡輪。

  5年後,藤元結了婚,並從該機構離職。當初買的布偶,則是帶往新搬去的住處。

  有時候,她會打開包裝拿出布偶來,試著想像「小浩過得還幸福嗎」。白色的包裝紙,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變得皺巴巴了。

  某日,她恰好讀到《朝日新聞》1篇題為〈【窗】請讓我待在這裡 虐待和不忠這無盡旅程的終點〉的報導。文中敘述1名對人失去信任的男性,在完成為期1年的旅程後抵達過去的歸屬處、找回自我的故事。而他過去的歸屬處,便是藤元從前任職的機構。該名男性名為「林田浩之」,正是當年的小浩。

  只要回到那裡,或許就能見到他。但是……。並不是所有的童年往事都令人懷念。這樣猶豫了幾天後,藤元下定決心造訪,但小浩當時並不在。就在她打算放棄並打道回府之際,1位身穿作業服、手持除草鐮刀的男性出現在她眼前。

  「小浩。」

  微凸的顴骨,與27年前一模一樣。

  在讀了報紙的文章後來到這裡。帶來畢業典禮當天沒能送出的禮物。她曾問過小浩「有沒有想要什麼東西?」得到了「小豬布偶」這個答案。

  藤元將布偶夾在身側,聊著這些來龍去脈。

  小浩不記得有關布偶的往事。然而,在看到藤元垂下的眼角後,他恢復了記憶。時隔4分之1個世紀的現在,小豬布偶如今已抵達主人的枕邊。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