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井之頭公園裡的櫻花已經綻放,受新冠肺炎疫情的侵擾,今年站在花枝下時心中別有一番滋味。連日來輿論一直呼籲人們不要聚集在一起賞櫻,以免發生感染。作為東京著名的賞櫻地之一,井之頭公園內也立起了告示牌,提醒人們在特殊時期自律。

  雖然身在空曠之地,除了在櫻花樹下拍照留念的年輕人和玩耍的孩子們,大多數成年人還是戴著口罩,大家默契地保持一定距離,聯想起不少西方國家對戴口罩的那種不可理喻的排斥態度,不由得慶幸自己生活在一個有著「口罩文化」的國家。記得上一次出於防範目的而長時間戴口罩還是2011年福島核事故後。同樣是看不見摸不著的敵人,但此次的病毒比那時的核輻射更讓人不得不小心謹慎。

  午後和煦的陽光把公園裡的氣氛烘托得愜意祥和。有人在運動場上健身,有人在草地上野餐,有人哄小孩,有人遛狗……一群大學畢業生在櫻花樹前合影留念。男孩子們西裝革履,女孩子們穿著和式畢業服,在鏡頭前時而並肩肅立,時而歡呼雀躍,青春的氣息點綴以園中的盎然新綠,令觀者賞心悅目。

  從公園裡人們的臉上看不到陰鬱和恐慌。難道是被口罩遮掩住了?雖然對日本民眾面對災難時的強韌承受力深有體會,但疫情下這種近乎禪意的淡泊還是讓我刮目相看。

  病毒在中國被阻擊後轉而在歐洲肆虐,黯淡的消息接踵而來。日本能把疫情熬過去嗎?呼吸著口罩過濾後的空氣,我從心裡期盼當下的寧靜不是風暴將至的前兆,祈禱八百萬神保佑人們今後還能出門到公園欣賞本季櫻花的盛開和飄零。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