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新冠疫情緊急狀態已經解除。連月來的陰鬱氛圍雖不可能立即消散,但心理上的不安正日漸緩和。對於一些孩子們來說,家附近的懷舊糖果店也恢復營業可是一件值得高興的大事兒。

  懷舊糖果店就是一種零食鋪,在日本的昭和時代最為盛行,隨著經濟的迅速發展,這種專門經營廉價小商品的店鋪越來越少。近幾年終於靠著懷舊的魅力重新出現在一些街頭小巷。

  圖片上的這家懷舊糖果店其實就是一間方方正正的鐵皮屋,從外面看活脫一個貨櫃,據開店的老闆娘介紹,她是將父親留下的遺產,一個車庫改建而成,所以沒有空調,也沒有窗戶。小店周圍有好幾棟新蓋的公寓,開業的時候,立即引起大人小孩兒們的關注,每次經過這裡時總能聽到歡聲笑語。

  新冠疫情最嚴重的時期,商店關門,偶爾看到過老闆娘把商品搬到外面進行露天販賣。如今終於重新掛出了那用英日中韓四國文字寫著「歡迎」字樣的門簾。

  店裡販賣的糖豆、巧克力、泡泡糖等幾乎都是幾十年來暢銷不衰的經典小零食,最便宜的5日圓(約合新台幣1.4元),最貴也不過200日圓(約合新台幣55元)。老闆娘繫著圍裙坐在門口不時地跟小客人們打招呼,同家長們寒暄,也會給客人們介紹貨架上擺設的昭和時代老物件。

  孩子們端著小托盤轉來轉去挑揀出中意的零食,送到老闆娘面前,她會逐一報出商品價格,引導孩子們算出總共要多少錢,找零多少錢。回答正確的孩子得到的是誇獎,「真聰明」;回答錯誤的孩子得到的是鼓勵,「加油」。有的孩子出了小店便撕開包裝紙,迫不及待地享受今後將用一生去回憶的童年美味。

  初夏的微風吹動門簾,鋪子內的懷舊氣息隨之擴散開來,濃濃的伸手可掬,新冠疫情還沒有過去,住在一個街區裡的人們在這樣的小店裡相聚,身在其中感到安逸和溫馨。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