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新冠疫情肆虐,今年夏天日本各地的煙花(註:台灣多稱為煙火)大會紛紛停辦,和式浴衣、團扇還有歡呼聲組成的盛夏風景線也隨之從街頭消失。原本就被疫情折騰的頭痛不已,再加上持續不斷的高溫天氣,人的心情愈發容易煩躁。夜晚到條件允許的公園裡放些小煙花,於是就成了最佳的解壓方式。

  夏天放煙花是日本習俗。這個習俗據說始於江戶時代。1733年夏天,德川幕府的第八代將軍吉宗為了給饑荒和瘟疫的死者祈福,在隅田川上燃放了煙花。

  煙花從點燃到熄滅的過程也很符合日本人的審美意識。煙花剛剛燃起時如同含苞待放的蓓蕾,羞澀卻蘊藏無限潛力;綻放後璀璨絢爛,炫目耀眼,恰似志得意滿的人生巔峰;輝煌過後便是黯淡消散,最終歸於寂滅。在沉醉於煙花帶來的視覺享受時,日本人似乎也在出於本能地品味著生命的喜悅和寂寥,感悟著世事的無常。

  小煙花在超市或便利店就能買到,便宜的套裝不到1000日圓(約合新台幣280元)。公園內不能燃放升空類和伴隨響亮爆炸聲的煙花,線香花火、噴花類和旋轉類煙花最為常見。為了安全和清潔,燃放煙花時要帶上水桶和垃圾袋。煙花燃放殆盡後,孩子們搶著把尚未完全熄滅的部分丟進水桶中,為的是聽到水火相激發出「嗤」的一聲,樂此不疲。

  放煙花的主要是家長和孩子,還有大中學校的學生們,三五成群地湊在一起。從遠處看去,黑暗中多個地點不時地閃爍出亮光,流淌下火星,濃厚的白色煙霧驟然騰起後隨風飄散,帶來好聞的火藥味道。孩子們手持煙花興奮地雀躍尖叫,大人們忙不迭地提醒注意安全,引來一旁跑過的健身者轉頭笑看。久違了,這一刻的忘憂和熱烈!

  如今馬上就要進入金秋10月了,夜間到公園散步時仍能看到有零零散散的人在放煙花。星星點點的光亮搖曳在已帶有涼意的風中,脆弱卻又有一絲倔強,似乎不情願告別。聽說神奈川縣川崎市的民間組織將於10月10日嘗試性恢復已停辦逾半個世紀的「丸子多摩川煙花大會」,在河岸燃放煙花十分鐘,祈願疫情早日結束和民眾安康。無論盡興與否,2020年漫長的煙花季終將長久留在人們的記憶之中。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