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個日本人家的庭院,虛無僧正在吹奏尺八,在場聽眾都戴著口罩,人人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

  虛無僧的行頭極其醒目,肩披袈裟,胸前垂著寫有「明暗」兩字的布袋。尤其是頭上扣著的那頂雞籠狀斗笠,既顯得滑稽,又給人幾分神秘甚至肅殺的感覺。

  裝扮成虛無僧的演奏者表示不願意對虛無僧做解釋和評價。筆者從網上查閱資料得知,虛無僧是日本禪宗普化宗的僧人,留髮不剃度,吹奏尺八四處行走化緣。歷史上虛無僧是佩刀的,一些僧人還曾作為間諜混入敵方陣營,為自己的主君打探軍情。難怪會令人聯想到冷不防暴起傷人的刺客。

  其實,虛無僧和尺八都與中國有著深厚的淵源。普化宗的祖師就是中國唐代玄宗年間在河北一帶活動的禪師普化。傳說普化是位神僧,時常瘋瘋癲癲地振鐸唱誦「明頭來明頭打,暗頭來暗頭打,四方八面來旋風打,虛空來也連架打」。到了南宋理宗年間,日本臨濟宗僧人覺心前往中國留學,結識了普化一脈的傳人張參,學習了虛鐸也就是尺八的奏法。覺心與張參的四名弟子一同回到日本。除了禪宗法門外,覺心帶回日本的還有味噌醬和醬油的製法。

  歷史上的虛無僧在參禪修行之餘以吹奏尺八自娛,謂之吹禪。筆者遇見的虛無僧已經屬於一種表演形式。

  能夠有機會在傳承近千年的尺八樂聲中沈浸片刻,不知尚留有幾絲唐音宋韻。尺八傳出的聲調幽咽噗簌,蕭瑟枯寂,聞之如置身荒郊孤徑,欲求解脫而不得其門。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