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拍攝的是JR三鷹站附近的一座建於1929年的跨線橋,著名文學家太宰治(1909~1948)很喜歡到這座橋上觀景,曾在此留下憑欄遠望的照片。太宰治在他生命最後的近十年裡定居東京三鷹市,在這裡寫出了《人間失格》、《斜陽》等名著,去世後安葬在市內寺院的墓地。市內有許多與太宰治有關的場所,是文學愛好者們的「朝聖地」,跨線橋便是其中之一,實在沒有想到,如今這座橋很可能要被拆除。

  從三鷹車站步行5,6分鐘,沿著表面已粗糙不堪的台階爬上去,就能來到橋上,橋身和鋼絲護網上原有的淡藍塗漆已經被大面積的暗褐色銹跡侵蝕,橋長近百米,橫跨十餘組鐵軌,踩著黑黝黝的路面從這端走到那端,總會讓人有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登臨彼岸之感。如果站在橋中央,可以感受中央線的列車由遠及近從腳下呼嘯駛過的情景,那個瞬間會讓人不由得想要張開雙臂縱聲歡呼,彷佛找回了童年。

  從橋上向西南方望去,84公里外的富士山清晰可見,藍天下巨大的雪白山體極具震撼力。這是跨線橋能成為當地景點的又一個原因。因跨線橋嚴重老化,JR東日本公司決定棄用,並於去年向三鷹市政府提出可以把橋作為文物轉讓。一直把太宰治當作旅遊名片的三鷹市政府考慮良久後卻決定不接受轉讓,理由是無力承擔路線橋每年高達數千萬日圓(100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264萬元)的保養費。作為拆除工作的前奏,市政府將拍攝跨線橋的紀錄片。

  已經有市民自發成立了「太宰治之橋守護會」,呼籲向市政府請願、眾籌資金,把跨線橋作為文化遺產留給後人。願望很美好,但是現實估計會讓這些市民失望。

  作為三鷹市民,一個居住在日本的外國人,深深感到無奈與可惜,如果橋被拆除,我會再來這裡憑弔,懷念今日它饋贈我的那一刻美好。

    ※

  筆者:于前/生於北京,以東京為據點發表有關日本的新聞和圖片。自由撰稿人、攝影師。曾在《asahi‧com》上撰寫專欄《以真傳心》《漫步寄語》。著有《チャイニーズ・レンズ》(竹內書店新社出版)《彷徨日本》攝影(海潮攝影藝術出版社)。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