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壓低人事費用,連男性負責人的家人也迫長時間工作。隔年2014年9月,當時19歲長男走上了絕路。他並未留下遺書,無從得知其內心想法。不過長男與男性同樣得忙 [更多]
不得擅自重製、改作或公開傳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