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暴力組織對策法》的強化,警察單位取締暴力組織的嚴厲程度與日俱增,同時組織本身也開始對組員進行統籌管理。

  組織組員留宿在辦公室中、24小時待命的「值班」制度,每周需要輪班3次左右。值班組員除了需要接聽電話之外,還得購買日用物品、以及為幹部們奉茶。每天從上午開始,便會有數名組員開始留宿,一直到隔天的上午為止。而在值班以外的日子裡,還得擔任幹部的警衛人員,這讓他在好幾年間就連1天的假期都沒有。不僅如此,雖然有固定任務的時間變長,但組織依舊會要求他上繳定額的金錢。這樣的情況,開始讓他覺得精神層面受到很大的壓力。

  2012年夏天,福岡縣針對暴力組織排除條例進行修訂,只要進入貼有「暴力組織人員禁止進入」標章店面的組員,就能夠依法進行懲罰。而在法令制定後沒多久,北九州市內便發生多起對貼有標章店家進行縱火、以及持刀襲擊餐飲店面相關人士的事件。

  雖然福岡縣警成功地在2015年11月,因其中2起縱火案件而將工藤會排行第3、43歲的被告菊地敬吾等人逮捕歸案,但大多數的案件至今仍未破案。縣警認為,這些案件皆是由害怕收不到保護費的工藤會所犯下的組織性報復行為。

  雖然這位前組員告訴記者說:「我與這些案件無任何關聯。」但同時,他也不禁隱約地懷疑:「或許那真是我們組織所犯下的案件也說不定。」而在那段期間,組織內部的人際關係也開始惡化,一旦自己受到組織中某位幹部的認可,便會開始感覺自己被其他的幹部所疏遠。由於這些狀況,讓前組員下定決心要金盆洗手。

  於是,他便在警車中向1位刑警告白,說:「我想要離開組織。」這位刑警是過去他因某個案件遭逮捕時,負責調查及偵詢他的對手。而後,這位刑警不僅陪伴他前往新工作進行面試,甚至在他要離開福岡的當天還前來送行,對他十分照顧。至今,他們依舊還會偶爾互相聯絡,維繫過往的交情。

  隨著他離開組織之後,2014年9月,警察針對工藤會會長、69歲的被告野村悟等人,開始進行「頂上作戰」計劃。在電視與報紙上,不斷看見縣警長官呼籲組員脫離組織的標語。

  考慮到家族以及自己的未來,希望你們能脫離工藤會組織的控制,福岡縣警將會向所有願意脫離工藤會人士提供全方位的後援。看著這些縣警所發出的訊息,前組員的心中充滿迴響。

  如今,他在1個建設公司上班。每天早上8點開始,便一路揮汗在工地現場工作到黃昏時分。雖然月收入下降至不足30萬日圓(約合新台幣8萬6400元),但由於能和分居的妻子與女兒碰面,因此還是讓他覺得十分地幸福。過去,自己還是組織組員的時候,他總是被教育:「比起家族,你得更重視組織。」就連與妻女的會面,也不太被允許。而在2015年的生日,他收到女兒用LINE通訊軟體傳給他的訊息,上面寫著:「生日快樂。雖然過去壞事做盡,但現在是1個認真的好爸爸呢。我真的好喜歡現在一副好叔叔模樣的爸爸喔,下次一起好好地吃頓飯吧。」這段訊息,讓他實際感受到認真生活的美好。

  在離開組織後,他並沒有收到組織的任何威脅。雖然,也有北九州的熟人繞著圈子告訴他說:「那位先生之前有傳話說,要你『趕快回組織吧』。」然而,他的決心已不會動搖。

  如今,他只想告訴那些過去混在一起的組員們這段話:「只要能認真生活,不僅自己能獲得快樂、就連家人們也會感到喜悅,可說是百利而無一害。所以,大家真的不需要再勉強自己了。」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