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次事件發生在要擠進法學家的窄門,亦即司法考試。長年身為憲法學權威,因將試題洩露給指導的女學生,而遭到在宅起訴(確認嫌犯無逃亡、煙滅證據之虞,不羈押直接由檢察官提起公訴)的事件,震驚整個日本社會。

  究竟,這名前教授為什麼跨越那條不該跨的線呢?

  2015年12月10日,位在東京霞關的東京地方法院,有將近300人排隊想取得這起司法考試洩題事件的旁聽券。在高抽選倍率下順利抽中的約40人,將整個旁聽席坐滿。接著,身穿深藍色西裝、繫著藍色領帶的67歲明治大學法科大學院前教授青柳幸一被告步入法庭。檢察官一邊念著起訴書內容,在應訊台前的青柳被告,則是微微低著頭聆聽。

  2015年2月上旬至5月上旬之間,青柳被告將自身負責出題的司法考試憲法試題中,短答式(選擇題)和申論題的部分,事前洩漏給1名20多歲的女性,進而違反《國家公務員法》中的守密義務。

  在法官詢問是否認罪時,前教授以微高的音調認罪表示:「沒錯。」

  這位前教授除了在明治大學法科大學院擔任教職外,另一方面,也自10多年前便以典試委員身份,參與司法考試出題。根據檢方指出,前教授與該女性的相識可追溯至數年前,當時前教授在選修課堂上,留意到這名以旁聽生身份上課的女學生。對於當時的思念,前教授在法庭上如此回憶。

  「她很認真且書唸的不錯。隔年也來參加我的研究班,且每週都會前來詢問問題。一開始的印象就只是,如果這樣的學生是我的女兒就好了。」

  前教授雖然身為人夫,但卻在2013年左右起,和年齡相差40多歲的該名女性交往。隔年5月,女學生參加司法考試。雖然該年同樣由這位前教授出題,但當時他並未洩題。然而卻因為女學生不及格,而讓前教授決定走上不歸路。

  檢察官:「為什麼要洩題?」

  前教授:「她在9月時得知不及格,當時雖然沒有哭,並表示明年會繼續加油,然而卻在用餐時哭了,當時覺得彷彿就像是自己的女兒哭了一般。」

  檢察官:「你在決定洩題時,腦中沒有浮現將失去所有的畫面嗎?」

  前教授:「就這樣什麼都沒想,並沒有考慮到任何負面結果。但現在想想,只覺得『怎麼那麼愚蠢』。」

  檢察官:「你是否認為不會被發現?」

  前教授:「當時有想到可能會被發現,但比起這個,更想(為她)做點什麼。」

  而檢方和辯方皆未要求該名女性出庭,而是由檢方讀出作為證據所提交的該名女性供述書取代。從調查紀錄中可明確得知,前教授在洩題時的詳細狀況。

  據了解,2014年9月女學生落榜之後,前教授如此表示:「是我指導不足。」該名女性在隔年2月上旬,被前教授叫到研究室裡。而研究室中,則有1張寫著短答式考試全部題目的紙張。前教授對女學生說:「試著在50分鐘內解題」,而女學生就照做。隨後,前教授便針對回答錯的問題給予指導。直到考前的5月上旬,這樣的「個別指導」持續多次。

  3月時,前教授還拿出有關憲法的申論試題,並要求「在2個小時內作答完畢」。針對問題所在以及回答方式,經過幾次的修改指導,而該名女性最後也將正確答案背下來。到了正式司法考試當天,短答式和申論題與前教授所拿出來的試題完全一模一樣。

  法官對前教授提出質疑。

  法官:「該名女性沒有慫恿你吧。」

  前教授:「沒有。」

  法官:「如果只是教導,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前教授:「在思考保證讓她合格的當下,抱著隨便指導一下的心情,似乎有些困難。」

  法官:「你說是『女兒』,但你對她並不像是對待女兒一樣吧。」

  前教授:「不是那樣的。」

  法官:「這部分我無法理解。」

  前教授:「與其說是在交往後開始指導……。(在開始交往後的)2014年沒有指導她了。是我個人的心情,與其說交往是(洩題的)原因,不如說是,她哭泣時,當下的心情彷彿就像是自己的女兒在哭一般,所以想為她做些什麼。」

  然而,由於該名女性太過完美的回答,反而讓其他批改的典試委員懷疑有不當行為。對此,前教授雖曾回應:「並沒有特別奇怪的地方」等,但事情在最後仍舊曝光。據說,前教授遭到質疑後,還多次向該名女性確認:「沒有留下任何可以作為證據的東西吧。」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