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教授在法庭上懊悔地表示:「不相信她的實力,也對她感到非常抱歉。」另一方面,在法庭上並沒有公開該名女性對於前教授以及這起事件的想法。

  因為這起事件,讓前教授失去所有一切。不僅遭明治大學法科大學院懲戒解僱,也失去在其他4所大學的兼任講師工作。

  律師:「作為學者,你今後的打算?」

  前教授:「因為我背叛了學者們間的信賴,我想我無法繼續擔任學者。」

  接著,檢察官又提出尖銳的質疑。

  檢察官:「作為1名法學家,被要求的是什麼?」

  前教授:「我以正義為信念而活,但我卻做出違背正義的事情,這也讓我再次深刻感受到,自己是多麼愚蠢的人。」

  檢察官:「如果(她)透過不正當手段當上法學家,你怎麼看?」

  被告:「我認為她會扭曲法所支配的原理。」

  最後,法官又更嚴厲的質問前教授。

  法官:「(該名女性)是想要成為法曹(即指法官、檢察官或律師)的人,這不是用一句沒想到就可以解決。對於你沒有體認到嚴重性,這部分我實在無法理解。」

  對此,檢方以「動機過於愚蠢,沒有斟酌量刑之餘地」、「被告背叛所有的法學教育者、相關人士,以及他所指導的多名學生,對社會影響甚大」為由,求處1年有期徒刑。辯方則請求從輕量刑判決,指出:「被告由衷反省,且正在接受社會制裁,失去社會地位」。

  最後,站在法官面前的前教授,以幾乎快聽不見的聲音表示:「做出無法挽回的事情,真的非常抱歉。」

  最終,這名前教授遭宣判有罪,並判處1年有期徒刑、緩刑5年。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