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發生後,次女的男朋友向警方報案,但他卻向警方表示長女是自殺而死。2個月後,三女和次女皆遭到逮捕。 2人一開始皆否認犯案,但據說至秋天左右,三女終於開口述說事情的發生經過。

  檢察官:「事件發生後,為什麼要說『長女是自殺』?」

  三女:「因為想自保。」

  律師緊接著問道。

  律師:「犯案前,妳傳給次女『k吧』,以及傳給丈夫『想回家』。哪一個是真心話?」

  三女:「傳給丈夫的才是真心話。」

  律師:「是否曾具體規劃過整個殺害過程?」

  三女:「沒有。」

  律師:「然而,卻是妳唆使次女犯案的嗎?」

  三女:「我一直很害怕就連次女也變得異常,所以才和她站在同一陣線上。而最後,就變成是我在教唆。」

  律師隨後指出,因為說出「領帶」,而讓次女拿出腰帶吧?

  三女:「我一直都覺得,只有我一個人幸福快樂的過著,這樣真的好嗎?但最後還是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而成為事件發生的原因,對此我真的感到相當後悔。」

  三女的供述中,長女曾因憂鬱症而住院。但是,長女經常針對讓她去住院一事而暴怒,因此之後家人也就沒有勸長女去住院或看醫生。至於次女則表示,每個月會遭受長女2到3次的言語暴力。另一方面,據說長女身體狀況良好時,也會去購物和分擔家事。

  檢察官:「長女對家人兇猛的原因是憂鬱症?」

  三女:「我認為是因為我和次女感情好,而讓長女感到寂寞。我也曉得她感到羨慕和嫉妒。」

  檢察官:「妳是喜歡長女還是討厭她?」

  三女:「無法選擇。」

  檢察官:「因為妳抱持著這樣的心情,然後一則輕率的訊息而導致事件發生吧?」

  三女:「我認為有所關聯。」

  法庭上,長女的女兒讀著寫給三女的信。事件發生後,她對於三女的心情仍未改變。信中表示「希望能儘早回來」,而對於自己的母親即長女則說道,「當初若能邀她出門等,大家能更積極溝通的話就好了」。

  聽完信後,三女如此表示。

  三女:「我因為害怕長女而不斷地逃避,沒有去面對。對此,我真的感到非常後悔。」

  一審判決結果於2月24日宣判。審判長指出:「被害人雖長年罹患憂鬱症,但比較起來,其症狀實屬穩定。」並接著表示:「偏偏又因此遭到妹妹奪走自己的人生,實在過於悲慘,令人啞口無言。」針對次女,以「過程雖令人感到同情,但自始自終都主導著犯行」為由,判處4年有期徒刑。而三女則以「雖說是從屬關係,但相較於次女,其犯案過程及動機皆未有酌情之理由,對於2人一同分擔直接殺害行為,其責任重大」為由,判處3年有期徒刑。

  一審判決後,次女未上訴而判決定讞。而三女則以「動機及犯案過程皆有其原因在,因此應附緩刑」為由提起上訴。

  6月16日,東京高等法院720號法庭。審判長以長女的女兒希望三女能早日回歸社會等為由,廢棄了一審判決。改判後減刑至2年6個月有期徒刑,但依舊未附緩刑。宣判後,審判長對三女如此說道。

  審判長:「不得不說事情應該還有其他的解決方法,因此該犯行應遭受強烈譴責。然而,有人在等著妳重返社會。今後,希望妳能好好思考什麼才是正確的,繼續度過人生。」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