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育兒恐懼症至罹患憂鬱症的長女、持續照顧長女而離婚的次女、以及唯一過著幸福快樂日子,但卻抱著愧疚之意的三女。

  這起三姐妹分別為被害人和加害人的殺人事件,將從三女的視點來剖析。

  今年2月15日,在東京地方法院進行了此案的裁判員審判之首次公審。身穿毛絨外套的44歲次女、以及身穿黑色套裝的38歲三女分別現身於法庭上。

  審判長:「起訴內容有無任何錯誤?」

  次女:「沒有。」

   三女:「沒有任何錯誤。」

  去年7月被逮捕當下皆否認殺人的2人,此次在法庭上一同認罪。

  起訴內容為,2人在去年5月3日,於東京都內的老家使用布製腰帶將當時45歲的長女勒斃。

  從判決等內容,得以了解整起事件的發生經過。

  將三姐妹養育成人的雙親老家,就位在荒川附近的住宅區中。首先是長女在1995年結婚。次女也在2003年嫁人。同年,長女誕下女嬰,但卻在不久後,長女出現育兒恐懼症,並帶著強褓中的女兒回到了老家。另一方面,三女則在隔年結婚,並離開老家。

  長女在2005年被診斷出罹患憂鬱症,而次女則返回老家養育長女的女兒。次女先在2008年離婚,而長女亦在隔年離婚。不久後,雙親過世,而在事件發生的約9個月前,長女及其女兒、和次女3人生活在老家中。

  長女曾向次女表示「想死」、「要帶著孩子一起死」等,更曾對其施暴。之後,次女也因為長女的言行舉止影響,而被診斷出罹患憂鬱症。

  隨後,次女與居住在千葉縣內的三女討論。

  三女之被告應訊。

  三女:「對於次女一直抱持著愧疚之意。其實次女並不是真的想離婚,而是因為長女的關係而不得不離婚,這也讓她感到十分難受。」

  漸漸地在次女和三女之間,開始使用了「k」這個暗語,其意思為「殺了長女」。次女經常使用LINE等傳送「一直思考著k的事情」等訊息,而三女則回信表示贊成。

  而後,事情發生在去年5月3日。三女一家在出門購物時,接到了次女打來的電話。其實在前一天,長女才向次女做出扔擲剪刀等暴行,而三女的丈夫也在獲知消息後趕到現場。次女原本希望三女能在這天回來老家一趟,但三女的丈夫卻阻止她前去。

  三女:「丈夫說『(長女)若是又施暴,我會去處理。好不容易放連假,一家人一起過吧』。而我則回說『不去的話,我不知道能做些什麼』。」

  即便和丈夫大吵,三女最後仍舊拋下家人,一個人搭乘高速巴士從千葉縣的住家前往東京都內老家。無法撫平的焦躁心情,三女傳了「今天k吧」給次女。而另一方面,也傳了「其實真的不想去」給丈夫。隨後,丈夫回傳「快回來」,並附上了小孩的照片。

  三女:「雖然很想回去,但實在沒有那股勇氣,最後還是坐上了開往老家的電車。」

  次女的男朋友,這一天也來到了老家附近,為了不刺激長女,2人皆在家門外等待。過了一陣子,次女表示「長女拿著利刃刺向自己的頭部,長女的小孩也因為恐懼而全身顫抖著」,並在一片混亂的情況下離開家。次女短暫回到家中,隨後便拿起水管現身於門外。

  律師:「為什麼次女要拿著水管和工業用手套?」

  三女:「次女表示『用這個不知道能不能夠勒斃她(長女)』。但次女的男朋友卻表示,『這樣做不好吧』。」

  語畢後,次女的表情瞬間變了。

  三女:「次女露出了我從來沒見過的表情,並說出『你們是不會了解我和已過世母親的痛苦』。次女平常不會生氣也不會怒吼。對此,我因恐懼而說出了『不然用領帶呢』。」

  之後,次女立即返回家中。但這一次因為長女的女兒在衝出家門時表示「媽媽揮舞著刀」,因此次女的男朋友和三女也一同進入屋內,當下只見長女倒臥在門口前,而次女則跨坐在長女身上。

  根據判決等指出,在那過程中,次女出面制止拿著水果刀追著女兒的長女,並趕緊將女兒趕出門外。隨後,長女將水果刀抵住自己的脖子並說出「死給你看」等,於是次女抓住了長女的手,並將水果刀刺向長女的脖子。

  趕到現場的三女,看見倒地的長女脖子流出大量的鮮血,但仍存有一絲氣息。

  三女:「腦中雖然馬上浮現『叫救護車』,但眼前的光景實在太嚇人,讓我無法出聲。」

  次女隨後拿出布製腰帶勒住長女的脖子,而三女也立刻一起拉住腰帶。宛如要將長女的身體拉近自己一般,2人分別用力拉住腰帶兩端。

  三女:「當時我想,我不能再讓次女一個人受苦了。」

  未完待續,下篇將於明日刊出。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