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土地共生的豐饒生活,有一天突然風雲變色。在福島縣須賀川市從事農業的樽川和也,在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核災事故發生不久後,因為父親的自殺而痛失了至親。不僅如此,自家農地也遭到輻射汙染。

――不實流言的影響呢?

  「自家在2011年生產的稻米,輻射值最高約為30貝克。如果以標準值每公斤500貝克以下(2012年度之後改為100貝克)來說,應該是相當安全的數值,但再怎麼說都是要吃進口中的食物對吧。所以其實連我自己都不想吃,不過也不可能去買別家的米,只得硬著頭皮吃了。」

  「不過如果將那些稻米出貨,總覺得像是在做什麼壞事一樣。所以我十分理解東京居民不想吃福島米的心情。在這種破爛核電廠附近種出的稻米,沒有人會願意特地買來吃。我認為這不算是信譽受損,因為無根無據的謠言蔓延而賣不出去才算信譽受害。但我們並不是,因為這些都是有根有據的事情,事實上真的飄下了輻射物質。」

――目前還有檢驗出輻射物質嗎?

  「去年跟前年,稻米都沒有被檢驗出輻射物質。因為我們盡力做了能做的事情。我們每年撒下能夠抑制吸收輻射物質的氯化鉀。出貨前會檢驗所有的稻米,只要驗出了輻射數值便停止出貨。我覺得現在的福島米,比其他縣的米來得安全許多。」

  「事實上,稻米現在賣得還不錯呢。像是餐飲業或是醫院等,食用時無法得知是福島產稻米的地方,雖然檯面上沒有人知道,但其實流通的數量可是相當驚人。因為福島米很好吃,不僅有黏性又清甜,所以餐飲業者似乎很滿意,因為可以用便宜的價格買到好吃的米。」

――近來各個核電廠陸續重新啟用了呢。

  「有一陣子的日本完全沒有使用核電,在那段期間有哪個地方夜晚因為沒電而變得一片漆黑呢?事實上,電力的供應分明是足夠的吧。也許石油的成本比較高,核電的燃料費用比較便宜。但是如果發生了事故,需要花多少錢去處理呢。這可是累贅,是千真萬確的。如果在哪個地方又出現了核電廠受損的事故,這個國家又會變得如何呢?只要調漲稅金就能輕易解決嗎?」

――您想將現在的心境傳達給誰呢?

  「如果我默不吭聲的話,或許會來得比較輕鬆。不過我也因為父親的事情,正受到了媒體的關注。其實其他農民中,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感到很奇怪。但是我說什麼都無法把自己的想法隱藏起來,因為那太過狡猾了。」

  「所以我才會參加了紀錄片電影的拍攝。我特別希望核電廠附近的農家們可以來看看這部電影。我希望他們能了解如果發生了事故,會演變成什麼樣的下場。正如家父所言,人類製造的東西總有一天會毀滅,終究無法匹敵大自然的力量。而5年後的今天,依舊沒有任何人肯負起責任。」

《人物介紹》

  樽川和也誕生於1975年,從青森的大學畢業後,進入了福島縣磐城市內的公司工作。10年前返回距離核電廠65公里、位於須賀川市內的老家,並且開始從事農業。

  • L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