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在死後離婚座談會上分享自身經驗的高原彩規子=攝於4月28日(澤木香織)

  在大阪市北區的「司法書士事務所tomoemi」擔任代表司法書士的山口良里子,向1名居住在關西地區、正煩惱著與大姑之間關係的60多歲女性提議遞交「姻親關係終止申請書」。

  這名女性對於管理丈夫過世後的墳墓、丈夫雙親的墳墓和已是空屋的丈夫老家而感到煩惱不已。由於距離遙遠因而難以管理,於是便和大姑討論撤除墳墓和管理老家的問題。然而卻一昧遭到批評表示:「妳很過分。」最後,她花了1年的時間整理老家,並將墳墓移至自家附近。

  該名女性煩惱地表示:「想切斷與大姑之間的關係。」山口則表示:「越是想認真盡到『媳婦責任』的人,其實越容易煩惱與姻親之間的關係。」

  4月底,在大阪市舉行了1場「死後離婚座談會」,共4名男女出席活動。企劃該座談會、專門處理夫妻問題的59歲諮詢師高原彩規子,同樣有過死後離婚的經驗。

  她的丈夫曾不停地外遇,兩人甚至談到了離婚。然而丈夫在2011年癌症復發後約1年便離世。據說在丈夫住院生活的尾聲,她甚至曾感受到「兩人回到了過往的夫妻關係」。

  然而在那半年後,當打開裝有住院衣物的行李箱時,她便決定:「不想再以這個人的妻子身份度過餘生。」

  原來,行李箱裡的內袋夾著1張與外遇對象的兩人合照。丈夫當時難道沒有想像過,被留下的家人在看到這些遺物時究竟作何感想嗎?於是她上網搜尋「丈夫 過世 遷出戶籍」,隨後得知姻族關係終止申請書,以及得以脫離丈夫戶籍並恢復舊姓的復氏申請書的相關資訊。她先是和女兒討論,煩惱到最後還是提出了申請。而從去年開始,她便在大阪市內等處舉辦座談會分享死後離婚的經驗。

  對於自己的決定,她並不感到後悔,但「這絕對不是得以推崇的事」。她也建議要常和孩子討論。對妻子而言就算是姻親關係,但對孩子來說,丈夫的雙親則是血親關係,這樣的關係不會有任何改變。

  她表示:「希望在活著的時候,與丈夫和丈夫兄弟姐妹談好有關照顧公婆的事宜。直接拋出『反正死後離婚就好』而把問題延後並不恰當。」